來這裏,遇見“詩和遠方”——雲南旅遊順應遊客美好嚮往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昆明,2018年8月20日,這是無人機拍攝的瀘沽湖美景,瀘沽湖至今保持I類水質(2018年7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楊牧源攝

新華社記者陳永強、姚兵

  臨近春節,當你身處寒風凜冽中,卻從朋友圈刷出“詩和遠方”,你是否想起那句“別找我了,我要去雲南”?

  這裏是令人嚮往的“旅遊天堂”。暖陽之下,滇池湖畔數萬只紅嘴鷗與遊人共舞;蒼山與洱海交相輝映,勾勒出一幅醉人圖景;穿越普者黑濕地,一首《坡芽歌書》清脆婉轉……

  提出打造“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雲南宣示不僅要成為康養勝地,更要成為高端人才聚集地,成為“追夢人”的“第二故鄉”。

風景這邊獨好

  湖光山色、岩溶奇觀、熱帶雨林、雪山冰川……因生物多樣性極為豐富,雲南被譽為“植物王國”“動物王國”;25個少數民族在這裏繁衍生息,孕育了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七彩雲南,旅遊天堂”聞名遐邇。

  這裏氣候宜人。每年冬春季節,一群從西伯利亞遠道而來的紅嘴鷗,也要在“春城”昆明待上小半年。

新華社照片,大理(雲南),2018年11月8日,遊客在大理洱海畔觀賞紅嘴鷗。初冬時節,雲南大理洱海湖水清澈,景色秀麗迷人。新華社記者楊宗友攝

  “前段時間小孩在家生病咳嗽不停,到雲南後好多了。”來自成都的遊客李紫軒對雲南的清新空氣讚不絕口。雲南省生態環境廳近日發佈消息,2018年,雲南省地級以上城市環境空氣品質平均優良天數比例達到98.9%,連續兩年居全國第一位。

  九大高原湖泊有如璀璨“明珠”,鑲嵌在雲嶺大地。滇池、洱海的水質曾一度惡化,但經過治理和保護,2018年滇池全湖水質達到Ⅳ類,為30餘年來最好;洱海水質有7個月達到Ⅱ類。

  少數民族文化也成為雲南“瑰寶”,多年來吸引無數國內外遊人。加拿大遊客拉普安特在遊覽大理巍山古城、雲龍縣諾鄧村後感慨:“沒想到這裏把這麼多古村、古城保護和修復得如此完好,雲南少數民族文化充滿魅力!”

順應遊客的美好期待

  “以前坐汽車,從昆明到普者黑至少要5個小時,現在高鐵通了,只要1小時15分鐘!”文山州丘北縣常務副縣長袁生能說,從昆明到普者黑旅遊,“朝發夕至一日還”已變成現實。

  2016年底,雲南邁入高鐵時代。2018年,昆明至大理、麗江、蒙自的動車相繼開通。“昆明到大理、麗江的動車開通後,客流量出現井噴式增長。”大陸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曾衛東說。

  近年來,雲南加快旅遊交通體系建設,逐步形成了航空、鐵路、公路立體化、網格化旅遊交通服務網絡。

  門票降價,讓遊客得到了實惠。自2018年國慶起,雲南石林、玉龍雪山等99個景區實施降價,門票平均降價幅度達33.2%,普者黑等6家景區免收門票。

  旅遊行業掀起一場“廁所革命”。2015年至2017年,雲南新建和改造旅遊廁所2045座,遊客滿意度明顯提高。“以前這是旱廁,氣味難聞,蒼蠅亂飛,改造成智慧廁所後,遊客上廁所前可在顯示幕上查看蹲位佔用情況。”麗江古城一市民說。

  一批特色小鎮和康養小鎮逐步建成。在紅河州彌勒市,可邑小鎮等4個風格迥異的特色小鎮已投資31.29億元。紅河州副州長鞠雲昆說:“可邑小鎮以民族文化為核心,主打彝族風情;東風韻小鎮以原創文化藝術為主線,融‘文化藝術、文旅度假、健康生活’為一爐;紅河水鄉小鎮以國際汽車運動和商貿會展為主題,集運動、時尚、會展、商貿為一體……”

  坐落在玉龍雪山腳下的東巴穀康養小鎮,依託優美的自然風光和納西族民族傳統文化,構建出集康養和旅遊為一體的度假景區,汽車營地、餐飲美食、健康養生酒店等一應俱全。

新華社照片,麗江(雲南),2018年11月11日,初冬的雲南省麗江玉龍雪山景色秀美(11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楊宗友攝

世人嚮往的“詩和遠方”

  十多年前,大理的雙廊還只是一個寂靜的小漁村。但得益於蒼山洱海的鐘靈毓秀,近年來有不少遊客選擇在此安家,四川人駱曉蓮便是其中之一。

  駱曉蓮曾是一名設計師,8年前,為尋找創作靈感,她索性賣掉了北京的房子,到雙廊開起了客棧。

  在歷史文化名城建水縣,隨著紫陶產業的興起,文旅融合發展讓建水的遊客大增,成為眾多投資者的福地。“我們投資300多萬元開了這個青年旅舍,雖只有1年時間,但遊客日漸增多。”傾城國際青年旅社老闆薑盈文說。

  雲南省文化和旅遊廳數據顯示,2018年雲南預計接待國內旅遊者6.64億人次,同比增長17%;預計實現旅遊總收入8450億元,同比增長22%。

  經過多年努力,雲南旅遊業實現了從弱到強的歷史性跨越,成為蜚聲海內外的知名旅遊品牌和旅遊目的地。

  當前,雲南正加快推進智慧旅遊和全域旅遊,持續提升旅遊品質,深化文旅融合,努力成為世人嚮往的“詩和遠方”。

  “以前的經濟發展是人跟著產業走,如今越來越變成產業發展跟著人才走。”雲南省政府主要領導認為,雲南的長遠優勢,在於依託優美的環境向高端人才聚集地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