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前看守政府总理深刻感悟:强大的领导力是中国之幸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突尼斯前看守政府总理朱马展示邓小平早年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的工作证明影印件。李司坤 摄

      “我非常骄傲能成为邓小平早年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的‘同事’,他使中国发生巨大改变。”“中国幸运之处在于有着强大的领导力。”突尼斯前看守政府总理马赫迪·朱马去年底在广州出席“2018从都国际论坛”和此后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多次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和深刻感悟。突尼斯2010年底至2011年初发生政局变化后,放弃企业高管职位从法国回国的朱马曾当过一年多的候任总理。采访朱马让记者明白,一个企业成功转型不易,一个国家平稳转型更难,他强调说:“我来自一个正在经历转型期的国家,我们经历了革命,现在正谋求自身的发展道路。我们非常需要社会的稳定、清晰的愿景以及持续的领导力。”

  有众多外国前政要和国际组织负责人、中外学者、商界领袖出席的从都国际论坛,就改革开放与合作共赢这一主题展开讨论。论坛期间,朱马向中国记者展示了一张法国哈金森公司早年的工作证明影印件——上面有邓小平当时用的“邓希贤”一名的拼音。姓名下方有工号、出生日期、进厂及离厂日期等信息。根据这张工作证的记录,邓小平于1923年2月2日进入哈金森当时的橡胶制品工厂制鞋车间勤工俭学,同年3月7日离开。1997年,法国时任总统希拉克第一次访华时将这份“工卡”原件赠送给中国政府。

  “当我还是一个学生时就知道邓小平,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因为他制定的发展策略,为中国开辟了全新的愿景。我是从哈金森的人力资源部门获得这张工作证影印件的。我曾主管过哈金森的航空航天部门。”据朱马讲述,他1988年到2013年在哈金森任职,负责企业战略、国际商业管理和转型。朱马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同来自中国并改变了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人成为‘同事’,那感觉真是太棒了。来华参加论坛期间,我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讲述了这张工作证的故事,他特别高兴。”

  朱马说:“当我决定离开哈金森、投身突尼斯政府事务时,公司董事长对我说,在邓小平之后,你将成为第二个事业起步于哈金森的国家变革者!”2013年回国后的朱马出任突尼斯工业部长,推出发展新能源战略、打造高附加值产业等多项改革措施。2014年1月,朱马被突尼斯全国对话委员会提名为看守政府总理,负责完成政治过渡进程。一年多的任期内,他启动全国经济对话,就财政和社会结构改革达成全国共识。为吸引外来投资,他还将突尼斯比作“初创公司”。然而,朱马推行的措施未能延续。他略带遗憾地表示:“我开启了改革,但他们(继任者)没有将改革继续,这就是和中国成功变革的区别。中国的改革卓有成效,因为领导层有勇气实施改革。改革从一开始就是不容易的,它需要决心,因此我认为你们国家的幸运之处在于有着强大的领导力。”他总结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秘诀是:愿景清晰、政策有连续性;领导层稳定、高效、有果断的决策能力;社会稳定。

  “你也许会惊讶于我的回答,我认为突尼斯今天的问题在于我们还没有真正开始改革。”朱马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突尼斯在政治上取得一定发展,但我们还需要推进社会领域的变革与转型,让突尼斯在经济和社会问题上走上正轨,成为在投资及财富创造领域最具吸引力的目的地。”2017年3月,希望国家经济成功转型、吸引更多投资的朱马组建“突尼斯选择党”。据他介绍,该党成员主要为富有政府管理经验的技术型官僚。在接受采访时,朱马不忘给自己的国家打广告:“突尼斯是整个中东、北非及南欧地区的平台,我们处在区域十字路口的位置,有着绝佳的地理位置,有着能说区域内所有语言和精通数学的民众。我们有很棒的科学家、工程师以及高素质的劳动人口。在基建、IT、旅游、服务等很多行业,突尼斯都适合中国的能源及新兴科技企业投资。”朱马认为,突中两国之间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希望有更多中国投资者选择突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