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座御龜碑在哪?(下)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真碑假龜的碑文

立於嘉義之石碑,右書漢文,左書滿文,其漢文內容如下:

命於台灣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詩以誌事三月成功速且奇,紀勳合與建生祠。垂斯碗淡忠明著,消彼雀符志默移。垂地期恆樂民業,海灣木復動王師。曰為曰毀似殊致(近年以各省建立生祠,最為欺世盜名惡習;因令嚴行飭禁,並將現有者慨令毀去。若今特命台港建立福康安等生祠,實因台潛當逆匪肆逆以來,荼毒生竅,無慮數萬。福康安等於三月之內,掃蕩無遺,全郡之民威登任傭。此其勳績,固貲有可紀;且令奸頑之徒觸目警心,方可以潛消狠戾。是此舉似與前此之禁毀跡雖相殊,而崇實斥虛之意則原相同,軌能橫議?且勵大小諸臣,果能實心為國愛民,確有美政者,原不禁其立生祠也。崇實斥虛政在茲。

乾隆五十三年仲秋月御筆

嘉義公園的真碑的碑文(黃建達/攝)

 

「真龜」去哪了

那隻「失足」的贔屭沉在海裡一百餘年以後,在西元 1911年被臺南漁民於南廠一帶撈起,民眾合力將其供奉在南廠保安宮內。據傳「白蓮聖母」借贔屭之體,展現神蹟,凡有雜病奇症者,飲其背上碑槽之水,皆可得安詳,眼疾尤為有效,因此其信眾絡繹不絕。其傳奇的經歷與展現的神蹟,除了被供奉於廟中不必受風吹雨淋,也是十隻贔屭中唯一不用背負碑文的贔屭。

保安宮的真龜。(王維/攝)
保安宮的真龜唯一不用背負碑文的贔屭。(王維/攝)
白蓮聖母與石龜傳奇介紹。
代天府保安宮石龜沿革

 

好負重的贔屭

「贔屭」(注音:ㄅㄧˋㄒㄧˋ)一詞可追溯到明朝李東陽所撰《懷麓堂集》,其中「龍生九子」的說法,對其描述為貌似龜,有齒,好負重,力大可馱負三山五嶽。傳說贔屭在上古時代常馱著三山五嶽,在江河湖海裡興風作浪。後來被大禹所收服,在大禹的指揮下,推山挖溝,疏遍河道,為治水作了貢獻。洪水治服後,大禹擔心贔屭又到處作亂,便搬來巨大石碑,令贔屭馱著,石碑刻有大禹治水的功蹟,而沉重的石碑則壓得贔屭無法任意行動。

因贔屭好負重,在中式建築中多用於石碑、石柱之基座,在一些顯赫石碑的常由贔屭馱著。贔屭和龜非常相似,但細看仍有差異,贔屭有一排牙齒,而龜類卻沒有,贔屭和龜類在背甲上甲片的數目和形狀也有差異。【臺灣公論報】(文/王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