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外长要中国“宽大处理”加籍毒贩 中方驳回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中国人对1840年鸦片战争后饱受毒品危害记忆犹新,我们不会允许任何国家的毒贩再来戕害中国人民的生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6日以此回应加拿大外长弗里兰,她前一天公开要求中国“宽大处理”因贩毒被判死刑的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还称死刑判决是“不人道和不恰当的”。加拿大政府在该事件上的歪曲立场也遭到本国网友狂喷。在加拿大CBC新闻网16日的报道页面下,被点赞数最多的网友Stephen Gillis评论称:“有多少人命断送在这个人的手中?他是一个毒品贩子,我不明白新闻媒体为什么会同情他。”华春莹16日表示:“好像有些加拿大普通民众比加领导人更明事理。”

  谢伦伯格14日因走私毒品罪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随即跳出来指责中国“随意”作出死刑判决。加拿大广播公司(CBC)16日报道称,加外长弗里兰15日对记者说,已经向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要求中方“宽大处理”这名走私贩卖222千克毒品的加公民。她称,“加拿大一向反对死刑,我们认为死刑是不人道和不适当的”。报道同时回顾称,2015年一名加拿大籍公民因毒品犯罪在中国被判处死刑,时任加总理哈珀也曾请求中方“宽大处理”,但无果而终。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表示,在谢伦伯格一案上,加政府的求情不可能改变中国政府的态度。

  “弗里兰最好闭嘴”——在CBC16日报道页面下的750多条留言中,网友Marcel Lapointe这样说。多名网友贴出了CBC前一天的报道:谢伦伯格早在2003年和2012年,就分别因持有毒品和贩卖毒品被加拿大法院判刑。2012年审理此案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法官当时对谢伦伯格说:“你应该庆幸生活在加拿大”。网友Helen Paris写道:“谢伦伯格有贩毒历史,之前的惩罚并没有改变他。现在他被困在了一个不那么宽容的国家。加拿大不应该干涉。他这次在中国犯罪,中国应该决定他的命运。”

      “不知道加方领导人能否向本国民众解释清楚,222千克毒品会夺走多少人的生命?夺走多少个家庭的幸福?”华春莹16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质问加方,“如果谢伦伯格因走私贩毒222千克被判死刑是不人道、不恰当的,那么让更多人被毒品夺走生命就是人道和恰当的吗?如果谢伦伯格是在加拿大走私贩毒,加方怎么处理,我们不会在意。但此事发生在中国,就必须按照中国法律处理。”她表示,正如不少加拿大网民认为的那样,中国司法机关的判决是正义的,而加方领导人有关表态显然是太随意了,这有损加形象和信誉。加方一直说自己是法治国家,希望加方能够真正用行动体现对法治的尊重。
 

  在向中国喊话的同时,加拿大没忘了拉上“盟友”。CBC称,弗里兰15日称,她很骄傲“一个很大且仍在增加的”盟友集团站在加拿大一方,并列出名单:德国、法国、荷兰、欧盟、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报道称,澳大利亚代理外长近日发表声明称,谢伦伯格案不适用死刑,中方不应如此快速断案。

  “中国担不担心国际社会的反对声音?”面对外媒记者16日的如此提问,华春莹说:“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们一点都不担心。”她说,在这个问题上,加拿大的盟友用十个手指头都可以数得出来,它们根本代表不了国际社会。“至于澳大利亚方面有关官员就中方审判谢案的表态,我觉得非常奇怪,这跟澳大利亚有任何关系吗?根据中方有关法院公布的情况,谢伦伯格所走私的这批200多公斤毒品,原计划要运往澳大利亚,难道澳大利亚方面愿意看到这批毒品流入澳大利亚去危害澳大利亚民众吗?你可以请澳大利亚这位官员对他的人民说清楚,他是不是想让这批毒品流到他自己的国家去呢?”

  加拿大民众已经觉醒,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也开始反思加中关系为何走到这一步。“加拿大站在了错误的一边”,加拿大《环球邮报》16日以此为题刊登评论文章认为,解决这场危机,或至少降低温度,将检验加总理特鲁多和外长弗里兰的能力。“渥太华是否一开始就不应对中国拘押康明凯等两人升高调门,从而错失了利用静默外交降低冲突的机会?”文章称,“过去20年,加拿大政府越来越将外交决策集中在总理府,加外交部已不像从前那样有能力处理外交难题。特鲁多和弗里兰的政治顾问没有足够的经验、知识和技能处理这些问题,错失了降低北京和渥太华之间紧张关系的微妙信号和机会”。

  加拿大艾伯塔大学中国学院院长霍尔登15日对《环球邮报》说,加拿大政府现在处境困难,“中国是一个上升的大国,现在还没有到达力量的最高点”,“特鲁多政府现在发现,站在错误一边需要付出沉重代价”。他认为,加中关系和中美关系密切相关,中美如果能成功结束贸易谈判,将使加中危机降温。“中国希望避免美国惩罚性关税,而加拿大没有任何杠杆”,该专家说,“美国得到了所有的胡萝卜,我们则受到了大棒的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