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萬安露了一手衝「全民調」的高招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正當國民黨內部為二○二○總統大選提名機制是否採取開放式的「全民調」爭論不休之際,國民黨的蔣家後代、政壇明日之星蔣萬安露了一手衝「全民調」的高招。

蔣萬安針對蔡英文強硬回應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的發言,立場鮮明的力挺蔡英文總統的「四個必須」。新聞被炒作後,以蔣的背景以及將來可能接大位的關鍵角色,作此幾乎一面倒的宣示,藍綠兩邊同受震撼,引爆不小的爭議,後來蔣雖然拉回到主軸,但是,該有的政治損益已經入袋。

此處不談其主張內容與轉折,純粹從政治性操作議題與媒體甚至民調的角度來看,這都是「深入虎穴,勇得虎子」,九轉十八彎的高招,尤其是對於衝高所謂「全民調」的效果,更是一本萬利。

蔣萬安這番發言在政治光譜上的定位與效應應該就是「親痛仇快」,就「仇快」的效應而言,泛綠支持者一面倒的按讚、叫好,造成一本萬利的「仇快」進帳甚至漲停。

就「親痛」而言,雖然,蔣萬安的發言會招致泛藍的反彈,但是,蔣在泛藍的支持度已經確立,甚至已達頂點,縱使作此發言,也不會再降,但是,也不會再大幅度成長,當一邊的成長已經停滯,另一邊卻有從零到一百的成長空間,當然押注另一邊。

如果此時做全民調,蔣萬安在偏藍方小失,卻囊括偏綠的所有支持熱度,誰與爭鋒?

但是,弔詭的是,到了真正投票選舉的時候,這些「全民調」的假帳在藍綠歸隊的情況下,全部被打回原形,形成民調與得票數的失望性賣壓及落差。

外界解讀蔣萬安這次「脫軌演出」是「涉世未深」,其實不然,以蔣在政壇不算淺的歷練,他當然深知這番言論拋出去的後果,以及,在獲利了結後清理戰場的善後方式。他更清楚,先講「仇快」的那段,泛綠喜歡,後講的那段,泛綠可以體諒;對泛藍而言,前面講的那段不喜歡,但是,有後面那段,也勉強接受,精算結果是藍綠通吃。至少,他會博得泛綠選民的好感,當全民調的電話進來時,經過提示,當唸出「蔣萬安」時,本能就停止訪談,「就是這位」。

當國民黨內部還在爭論提名方式時,蔣萬安的臨門一腳,可以讓大家深思,國民黨很多政治人物考量個人政治前途,為了擴大民意支持度,永遠不敢得罪對手,兩邊討好,有些更是吃裡扒外,割肉餵敵,如果這種招數奏效,以後藍軍還有誰會立場鮮明護衛黨的立場與敵軍廝殺?兩軍對陣時,一定未戰先怯,檯面下的互動交易,就極盡籠絡對方,搞些利益輸送的技巧,爭取對方的支持與外傳口碑。

「全民調」的終極手段,會讓國民黨內部自失立場,人人怯於公戰,卻勇於通敵,最後結果就是「全民掉」。

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為參選總統特別出版一本選舉書《橋》,這個書名真是太傳神了,把王金平在立法院「喬代誌」的精華一語道破。大家回首王前院長在與民進黨黨鞭柯建銘「喬代誌」時,是護衛國民黨的利益優先,還是以廣結民進黨的善緣為考量?「喬」,就是「全民調」的代名詞。【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