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還有待被轉型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如果「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真是一個值得追求的理想,德國式「清除納粹」的「除垢式轉型正義」,有其特殊歷史背景;南非式的「種族和解」的「和解式轉型正義」,也有其不得不面對的政治現實。無論是選擇走哪一種道路,西方世界既有的立法例莫不考慮以最低政治社會成本,避免內部撕裂,藉由某種程度的妥協來實現國家利益。

可惜,台灣追求「轉型正義」的現況,卻是被品行鄙劣的主事者導入「服膺台獨政治正確」而圖利執政黨派的選舉操弄,姑不論其公器私用,竟然還無恥地自稱「促轉會」這個機關為「東廠」,斯人此語實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以至於二○一八年地方行政首長與縣市議會換屆選舉時,國民黨的「1124滅東廠」的聲討檄文傳遍台灣民間社會各個角落,執政黨一敗再敗,連各地縣市議會正副議長選舉也都近乎全軍皆墨。

「促轉會」委員應依據法律,超出黨派以外,依法獨立行使職權,於任職期間不得參加政黨活動。「轉型正義」在前述的政治操弄後,不僅主事者身敗名裂、機關威望掃地,「轉型正義」顯然欠缺權威合法性、正當性,執政黨派尤不思全面改組、重新任命素行端正、貴重自許的賢達出任正副主委、委員,依然在「獨立機關委員得否『代理』主委」的組織法制爭議的污黑泥沼中無法自拔,加上賴清德又至今尚且欲走還留,內閣究竟是「總辭」,抑或僅只於「大幅度改組」繼續歹戲拖棚,日復一日,完全看不出敗選之後應有的內省,無法設定「停損點」,斷然割斷病灶,這必將傷害自己的黨派,更加傷害台灣整體。

欠缺合法性、正當性的「促轉會」除應立即全面改組之外,促轉條例第七條規定的「威權統治時期/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取得之不當黨產」的「時間切分點」,具有絕對的「特定政黨針對性」,「特定事件專一立法」的妥當性不能率以「立法形成自由」來做為託辭,違逆法律普遍適用性原則;是故,「轉型正義」的「時間切分點」應該擴及日據時期,適用對象範圍必須納入抗日烈士暨其遺族、原住民族、慰安婦及金馬地區等等曾受不公平對待的臺灣這片土地上不同時期的人民。

復又所謂的「平反」,也就是過去曾遭司法、行政等不公平對待的人民「平反及回復名譽」,仍應回歸司法,不容「促轉會」僭侵司法權。也就是「促轉會」經由新事實、新證據的發現繼之以「再審」、「非常上訴」等司法程序,甚至只是總統行使赦免權,將歷史上的冤案、錯案、假案一一加以司法審理、重新判決,才是正辦。【臺灣公論報】(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