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鶴爭地”到“人退鶴來”–雲南大山包環境整治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昆明,2018年12月13日,這是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大海子濕地。新華社發(鄭遠見攝)

新華社昆明1214日電題:從“人鶴爭地”到“人退鶴來”雲南大山包環境整治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新華社記者吉哲鵬

  在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濕地,雲遮霧繞裏、草山碧水間的一群群“優雅舞者”黑頸鶴,賦予這個大山包與眾不同的靈氣與神秘。

  在位於雲南省昭通市昭陽區的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正發生著從“人鶴爭地”到“人退鶴來”的轉變。最新統計顯示,今年來此越冬的黑頸鶴,從去年峰值的1400多隻增加到當前的1600多隻,再創歷史新高。

  黑頸鶴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20世紀中期,被當地人稱為“雁鵝”的黑頸鶴飛臨大山包,1990年昭通市成立保護區後,大山包逐漸成為黑頸鶴在雲貴高原上最重要的越冬棲息地和遷徙中轉站。

  越來越多遊客、觀鳥者等慕名前來,當地2010年接待遊客3萬人次,2015年則突破12萬人次。同時,由於大山包保護區範圍與大山包鎮行政範圍高度重疊,人鶴爭地、旅遊開發等問題日益突出。

  去年9月,55公里長的大山包一級公路歷經兩年建設,在即將通車之際,昭通市昭陽區政府卻叫停了大山包旅遊。

  如果不叫停的話,沿著這條設計速度60公里/小時的公路,從昭通市區到大山包看黑頸鶴將從3小時縮短至1小時內,更多的客流車流會湧入保護區。

  “大山包環境承載力有限,絕不能不負責任搞簡單開發,草草規劃、一建了之。如果保護與發展的關係處理不當,必然是人進鶴退,‘你來我拜拜’。”昭通市委書記楊亞林認為。

  “人退鶴才來”,意味著重新定位保護與發展的關係。從去年9月起,除了暫停大山包旅遊,當地政府對大山包保護區生態保護進行系統規劃,優化調整保護區範圍和功能區劃。同時,對違法違規建設專案及時清理整改,組建綜合執法隊,勸返旅遊車輛及旅遊人員,及時制止干擾野生動物棲息活動的違法行為。

  “讓人生活在該生活的地方,還黑頸鶴一個越冬的勝地”。大山包保護區從小海壩、尖嘴屋基等黑頸鶴夜宿地遷出村民330余戶1300多人,並將遷出村民所余留的8000多畝耕地全部恢復成草場和濕地,有效地解決了人鶴爭地的矛盾。

  大山包地處高寒冷涼山區,黑頸鶴野外覓食容易出現食物短缺。但入冬之後,只見山坡上一片片土豆、燕麥、苦蕎、玉米,成熟了也沒人去採收,只見一群群自由覓食的黑頸鶴。

  原來,大山包保護區管理局組織當地村民按照傳統種植方式,在主要棲息地種上3700多畝土豆和大量苦蕎、燕麥、玉米,只種不收,每年還儲備大量用於人工投食的玉米,為黑頸鶴安全越冬提供了充足的食物。

  綠色發展理念,核心是重構發展與資源環境的關係、解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問題。大山包保護區管理局科研所所長趙子蛟介紹,保護區管理局通過實施生態效益補償項目,開展天然林保護、退耕種草、築壩蓄水等專案恢復濕地。

  今年入冬以來,黑頸鶴集中越冬棲息於大海子、跳墩河等地核心區,人類活動明顯減少,生態環境改善,濕地恢復,草地繁茂,土豆、苦蕎只種不收,越來越多的黑頸鶴“呼朋喚友”棲居於此。

新華社照片,昆明,2018年12月13日,黑頸鶴在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大海子濕地集中越冬棲息。新華社發(鄭遠見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