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軍之將,不可言˙˙˙˙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陳其邁(左)與朱立倫(圖片摘自二人臉書),都面臨「敗軍之將」的考驗。

參選高雄市長意外落敗的陳其邁,十三日突然對外發表一篇「全黨同志有義務承擔」的聲明,引發外界聯想陳有意角逐敗選後的民進黨主席,此事經過一番演變,最後是公推卓榮泰出馬參選主席。

陳其邁可能從一開始就是虛晃一招,但是,也拋出議題,讓大家去思考,剛選輸的陳其邁是否適合更上一層樓,再領軍出戰?這件事不只陳其邁需要思考,選民也要從激情中沉澱一下。雖然,大家礙於厚道而不願落井下石,但是,普遍是認為不宜,不宜的心理糾結就是「敗軍之將,不可言勇」。

回顧陳其邁的選舉過程,從躺著選都贏到派個西瓜來選都贏的一面倒,選到最後大輸十五萬票,真是慘不忍睹的「敗軍之將」,讓民進黨在台灣最重要的基業,毀於一旦,毀於一人之手,雖然還有其他原因,但是,短短幾個月,豬羊變色,山河淪陷,作為主帥,只有負起全責,以及扛下「敗軍之將」的印記。既然是「敗軍之將」,「不可言」的東西可多著了,不只是不能「言勇」,更不能言「再戰」。

與陳其邁有相同處境的是國民黨的新北市長朱立倫,最近國民黨內部開始運作後年總統大選的候選人,朱立倫當然列為熱門人選。然而,朱立倫最大的罩門就是如何面對三年前強勢運作充滿權鬥的「陣前換柱」,以及「換柱」後的慘敗。

不容諱言,「換柱」戲碼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經典之作。當內鬥時,快、準、狠,戰鬥力十足,刀刀見骨;到了外鬥時卻又陷於癡、慢、疑,毫無戰鬥力,結果不但輸了面子,更輸了程序正義與團結的裡子。

二○一六年朱立倫操作換柱,得當與否,有三種情況:第一,換人後,強棒出擊而勝選,在成王敗寇的鐵律下,可以因為勝選而不計較程序的不正義;第二,朱立倫操作換柱,純粹是顧全大局,扮演「造王者」的角色,推派別人瓜代洪秀柱,而不是自肥御駕親征;第三,就是最壞的過程與結果,運作「陳橋兵變」,自己出線,卻又慘敗。

這事的後遺症,至今未善了,在黨內製造一批「聞朱必反」的死忠反對者,只要是朱立倫再戰,姑且不論當事人洪秀柱的想法,在其影響下的「泛洪系」勢必扮演「同志比敵人更可怕」的反對力量,嚴重影響國民黨的團結。

雖然蔡英文同樣是二○一二年的敗軍之將,但是,她是臨危受命,義不容辭,捨我其誰,所以到了二○一六,就理所當然由她再戰。但是,朱立倫卻是強摘果實,斷了自己的後路。

以事後諸葛來論,前總統馬英九最近在打書《八年執政回憶錄》,自承任內犯下嚴重的錯誤,導致黨與國俱受無法彌補的傷害。那時國民黨不論推誰出來選,都會大敗,朱立倫當時如果沉住氣,審時度勢,尊重程序與團結一致,先讓洪秀柱犧牲打,四年後,誰能挑戰朱立倫進取總統大位?

這件事,讓全台灣的人學到的功課就是「大位不以智取」、「呷緊弄破碗」。【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