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仔狀元蔡國顯用傳奇寫自己的劇本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研發芭樂有成獲時報出版《拔仔狀元》。

 

活躍電影幕後近二十年的蔡國顯,在人生的轉折點毅然離開五光十色的娛樂界,歸隱山林轉行種芭樂、行銷芭樂。他最常引用旅日世界全壘打王王貞治「人生的劇本是無法預先寫好的」這句話來印證人生的際遇。

畢業於國立澎湖海事高級水產職業學校的蔡國顯,早年曾跑過商船,在個人興趣及因緣際會下進入電影圈,擔任過電影攝影、道具師、場記、劇務、助理製片、製片、台灣區製片、導演、中影文化城訊總編輯,當年還在頗富盛名的長鏡頭專業雜誌寫專欄時,目前名滿天下的奧斯卡大導演李安,還在等待執導首部中影電影的機會。

一九八八年他攝製的「國歌─兒童篇」製作精良,播出後佳評如潮,獲行政院新聞局公開頒贈獎牌表揚。他也曾負責英國國家廣播公司和日本NHK電視台合作的首部高畫質電視HDTV(1125條掃瞄線)「薑樹」影集的台灣區製片,受到國際讚賞及敬重。

蔡國顯遊走國內電影獨立製片公司,不停的接戲拍片,累積豐沛的人脈和經驗,表現引起中央電影公司注意,被延攬至中影士林電影製片廠,曾參與過「看海的日子」、「我兒漢生」、「我的愛」、中影文化城三百六十度環幕電影《錦繡河山》臺灣外景部份等五十部電影攝製工作。

一九八九年被中影指名負責拍攝王貞治傳記電影「感恩的歲月」,率劇組赴日勘景時親訪被日本人奉為棒球英雄的王貞治,日本媒體也以大篇幅報導相關訊息。

由於中影拍片量大,再加上年輕不懂得推辭工作,本身又求好心切,日夜顛倒拍片的蔡國顯,身體沒有好好休息,開始對電影圈產生厭倦感。一九九六年聲名如日中天時,自動辭職返回南部,當時中影高層一度不批他的辭呈,但他最終還是捨棄了有退休俸制度的安穩保障工作,中影同事和朋友們為他惋惜不已。

回到南部的他,一頭栽進芭樂(拔仔、番石榴)行業,積極研究改良培育技術,種出口感與眾不同的芭樂,許多洋傳教士封他「芭樂王」的封號,「芭樂狀元」的稱號也不脛而走,並二度入圍全國十大傑出農業專家候選人。

他義務為母校澎湖西嶼竹灣國小執導攝製八十周年紀錄影片《竹灣風情》,叫好又叫座,榮獲國家電影中心、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典藏,澎湖縣政府特頒「對地方資產保留貢獻特別獎」。蔡國顯對地方的付出及回饋,讓他獲得母校國立澎湖海事高級水產職業學校傑出校友獎及台北市澎湖同鄉會首頒出類拔萃獎。

好學不倦的他,考進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成人教育研究所攻讀碩士,並選擇以「國片導演的執導經驗及其創作歷程之研究」為碩士論文題目,訪談郭南宏、萬仁、張毅、吳念真、蔡明亮、魏德聖等多位知名導演,挑戰高難度的研究議題,成為臺灣第一位以導演學為研究的碩士論文。

他還以自己的故事為本撰寫《拔仔狀元》一書,獲時報出版社出版,並榮獲二○○五年九月國家圖書館世界華人傳記選讀,近年來又受到兩岸三地影史學權威黃仁(黃定成)博士的敦促和鼓勵,為已故旅日僑領、臺灣彩色電影之父蔡東華立傳,他認為這是榮譽也是責任。

今年九月第五十八屆亞太影展首座歷史貢獻獎就頒給蔡東華,這等同於終身成就獎的殊榮,以彰顯他將日本彩色電影及特技技術引進臺灣,培育相關人才,對臺灣電影不可磨滅的貢獻,值得後人共同追念,也是年輕人承先啟後的學習榜樣。

現在背負著電影界高度期望的蔡國顯,為蔡東華傳記進行的訪談已接近完成,希望有出版社願意協助出版。他說,這或許是他目前最想完成的一件事了。【臺灣公論報 記者/崔家琪】

蔡國顯早期是電影攝影出身。

蔡國顯在中影公司期間常出外景拍片。

拍攝《感恩的歲月》時的蔡國顯(左一)與蔡東華(右一)、鈴鹿景子 (右二)及午馬。

蔡國顯應邀參加第58屆亞太影展頒獎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