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及前景分析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及前景分析

上海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中心主任 盛九元

海通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荀玉根

一、引言

  臺灣地區作為海島型經濟的典型代表,島內要素稟賦結構與內部市場特徵決定了積極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大力發展外向型經濟是其唯一現實選擇。1949年國民黨敗退臺灣後大力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為隨後實施的進口替代工業和出口導向工業提供了物質保證,大量流入的外資也奠定了外向型經濟發展道路的基礎。臺灣當局歷來均十分重視區域經濟合作,積極拓展對外貿易並鼓勵對外投資,在當前經濟全球化與區域經濟一體化深入發展的現狀下,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呈現出諸多新的態勢。

  長期以來,臺灣地區通過對外貿易、國際投資、簽署經貿合作協定等方式積極參與區域經濟合作,關於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已有研究也是從這幾個方面展開的。汪慕恒(2005)根據臺灣地區相關經濟統計資料,結合日本貿易振興會年度研究報告,從宏觀角度對臺灣地區歷年對外貿易和投資的現狀、結構、特點進行了系列研究,並對臺灣地區未來的貿易、投資發展趨勢進行前瞻性預判。張敬庭、劉雪燕(2005)對臺灣地區貿易的地區結構進行了實證研究,分析了臺灣地區與中國大陸、日本以及東盟國家貿易聯繫的緊密程度和影響因素。單玉麗(2009)研究了五十年來臺灣地區對外投資的地域分佈和行業構成,發現臺灣地區對外投資的目的地已經從東南亞和美國轉至中國大陸,行業構成也從勞動密集型產業轉向高新技術產業。謝國娥等(2016)聚焦臺灣地區服務貿易領域,使用競爭優勢指數、顯性比較優勢指數等四維框架測度了臺灣地區服務貿易的競爭力,並針對旅遊業等特定行業進行了競爭力評估。

  近年來,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深刻影響著國際經濟格局,區域經濟合作方興未艾,臺灣地區也積極謀求在更深層次上融入全球化大勢。2008年後兩岸關係取得歷史性突破,ECFA協議得以順利簽署,在此背景下,盛九元(2011)深入分析了臺灣地區參與東亞區域經濟合作的前景,並指出了若干臺灣地區參與東亞經濟合作的可行路徑。胡雲華、吳信坤(2014)梳理了臺灣地區與新加坡簽訂的經濟夥伴協定的具體條款,並測算分析了協定簽署對臺灣地區中小企業對外貿易、投資的影響。隨著2015年民進黨勢力捲土重來,兩岸關係遭到大肆破壞,民進黨當局妄圖通過加強區域經濟合作來抵消中國大陸的經濟影響力。嚴安林(2015)判斷臺灣地區謀求加入TPP不僅有加強經貿國際化和活力化的目的,更有平衡兩岸緊密聯繫、拓展“國際空間”的意圖,並且臺灣地區加入TPP面臨著難以克服的政治問題和社會問題。盛九元(2016)、劉相平(2015)回顧了臺灣地區歷史上曾經推動的三波“南向政策”,在細緻梳理政策要點的基礎上,針對當前民進黨當局試圖為兩岸經濟合作“降溫”而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實質經濟效益進行了深入分析,探討“新南向政策”的可行性及對兩岸關係的影響。

  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是綜合性的整體行為,在積極拓展對外貿易和投資的基礎上,還包括尋求加入區域經濟合作組織、開展雙邊經貿合作等方面。已有的相關研究主要聚焦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投資、雙邊經貿合作等某一特定角度,缺乏對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整體性分析。本文基於已有的研究成果,在梳理分析經濟統計資料、宏觀政治經濟背景、具體協定文本的基礎上,呈現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全貌,並對前景進行研判。

二、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投資現狀分析

(一)臺灣地區對外貿易現狀分析

  臺灣地區歷來重視對外貿易,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就先後設立三大出口加工區[1],對外貿易一直是臺灣地區參與國際經濟活動的重要手段。近年來,從貿易總額角度看,由於受到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外部需求銳減的影響,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有所下降,但從2017年的資料看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情況有所改善。2017年對外貿易總額為5765.2億美元,較 2016年相比有小幅回升,與歷史最高水準差距縮小,其中出口額為3172.5億美元,與上年相比回升,進口額為2592.7億美元,與上年相比小幅上升,2017年臺灣地區實現579.8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創歷史最高位。臺灣地區歷年對外貿易具體情況見表1。

表1  中國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情況統計表          

  從出口角度看,2005年至2017年中國大陸一直是臺灣地區第一大出口目的地,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市場的出口依存度一直保持在35%以上,見圖1。2006年以前美國為臺灣地區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但近年來其第二大出口目的地的地位逐漸被東盟十國取代,自2007年起臺灣地區對東盟市場的出口依存度保持穩步上升。從進口角度看,臺灣地區從中國大陸的進口自2004年來保持著穩步上升態勢,2013年中國大陸首次成為臺灣地區的第一大進口來源地,但2016年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市場的進口依存度有小幅下降,但2017年又重新回到20%以上,見圖2。長期以來,受東亞高技術產品產業鏈國際佈局的影響,日本是臺灣地區重要的進口市場,但自2005年後出現波動下降的趨勢,從資料層面上看,中國大陸和日本對於臺灣地區進口貿易市場的重要性存在著此消彼長的趨勢。得益於臺灣地區推行多年的“南向政策”的實施,東盟十國作為臺灣地區的第三大進口來源地的地位日漸穩固,臺灣地區對東盟市場的進口依存度穩重有升。

圖1 中國臺灣地區出口地區依存度

資料來源:根據WTO資料庫、中國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資料整理

圖2 中國臺灣地區進口地區依存度

資料來源:根據WTO資料庫、中國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資料整理

  作為外向型經濟體的臺灣地區長期與其主要貿易物件保持著緊密的貿易聯繫,這一貿易依存程度可通過貿易結合度指數準確的衡量,若貿易結合度數值大於1則說明兩經濟體具有密切的貿易聯繫,隨著數值上升,聯繫愈發緊密,若數值小於1則說明貿易聯繫不密切。受限於資料的可得性和準確性,本文計算了2003-2017臺灣地區與主要交易夥伴貿易結合度數據,具體見圖3。2003-2017共15年間,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及越南等主要交易夥伴國的貿易結合度指數均大於1,說明臺灣地區與這些經濟體的貿易聯繫十分緊密。而臺灣地區與美國的貿易結合度指數自2003年後均略低於1,從2004年的0.9915緩慢下降至2017年的0.8892,說明臺灣地區與美國的貿易聯繫密切程度逐步降低。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從貿易結合度指數上看,臺灣地區與中國大陸的貿易聯繫的密切程度逐年下降,而與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盟國家的貿易聯繫越來越密切,這印證臺灣當局極力推進的“南向經濟政策”客觀上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圖3 中國臺灣地區對外貿易結合度指數

資料來源:根據WTO資料庫、中國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資料整理

圖4 中國臺灣地區主要出口產品結構[2]

資料來源:根據中國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資料整理

圖5 中國臺灣地區主要進口產品結構[3]

資料來源:根據中國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資料整理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臺灣工業結構成功的完成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的轉型升級,高新技術產業迅速發展,精密機械製造和光電資訊產業成為臺灣的優勢產業,技術人才聚集,市場運作經驗豐富。因此臺灣在機電設備製造等相關領域具有相當明顯的出口優勢,出口的半壁江山也由此類產品貢獻,但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帶來臺灣出口產品種類過度集中、易受國際市場價格波動影響的弊端。從外貿產品結構角度看,近十年來臺灣最主要的出口商品分別為機電設備及其零件(46%)、機械用具及其零件(13%)和光學儀器(9%)等,最主要的進口商品分別為礦物燃料(29%)、機電設備及其零件(29%)和機械用具及其零件(14%)等,見圖4、5。

(二)臺灣地區對外投資現狀分析

  臺灣地區受限於地域面積和人口數量,市場規模過小,島內企業紛紛通過對外投資的方式尋找更大的市場、更優越的成長環境。海峽兩岸同文同種,有著完全相同的文化背景與高度相似的社會背景,處於高速發展階段的中國大陸為台資提供了巨大的市場規模和諸多優惠政策,因此從歷史資料看,中國大陸一直是臺灣地區對外投資的主要目的地,見圖6。

圖6 歷年中國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及海外投資情況(流量)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根據臺灣地區“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資料整理而得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陸的發展特徵以及台資的產業特點,決定了沿海地區的製造業是台資密集的區域和產業,截至2017年,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的投資64.71%集中在華東地區,23.19%的投資集中在中南地區,其他地區的分佈約為10%,見圖7。從行業分佈來看,2017年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的主要投資仍然集中於製造業,占比近70%,其中電子零元件製造業、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製造業是製造業投資集中的前三產業;在服務業方面,隨著大陸金融業對外開放步伐的加快,投資于金融業的台資逐年增多,而批發及零售業對於服務業投資的吸引力逐漸下降,2017年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服務業投資主要集中在金融及保險業,占服務業投資額比例達到54%。

圖7 截至2017年中國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投資地域分佈情況

資料來源:根據臺灣地區“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資料整理而得

表2 2016年中國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投資主要行業分佈[4]

 

  臺灣地區在海外的投資主要集中在亞洲地區,1952-2017年間臺灣地區對外投資(不包括中國大陸)集中在亞洲(41.05%)、中南美洲(34.53%)、北美(13.29%),而佈局於其他地區的台資不足10%,見圖8。從資料上看,中南美洲是臺灣地區的第二大對外投資目的地,絕大部分投資集中于英屬中美洲地區免稅區,這些投資的實質是借助當地稅收政策來實現對亞洲市場的迂回投資和增資。從具體產業層面來看,存量資料顯示臺灣地區對海外投資在製造業和服務業所占比重大致各半。在製造業中,台資目前主要集中於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製造業、電子零元件製造業,但近年來投資比重逐漸下降,資金轉移至石油化學製造業、基本金屬製品製造業,這得益於近年來臺灣當局謀求能源自主和產業多元化發展戰略;服務業對外投資中,金融及保險業、批發及零售業是排名前二的產業,此外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運輸及倉儲業也吸引著較多來自臺灣地區的資本。

圖8 截至2017中國臺灣地區對海外投資地域分佈情況

資料來源:根據臺灣地區“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資料整理而得

表3 2017年中國臺灣地區對海外投資主要行業分佈[5]

三、臺灣地區對外經貿合作現狀及評析

    (一)臺灣地區涉外經濟合作協定概覽

  近年來, WTO框架下杜哈回合談判久未取得突破進展,加之已有的區域經濟合作為成員國創造出大量經貿利益,越來越多的國家與地區謀求通過區域經濟整合,密切經貿聯繫並融入經濟全球化的大勢。在此背景下,臺灣地區也積極與其他經濟體洽談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和經濟合作協定(ECA)。截至2016年底,臺灣地區已與其他經濟體達成11項FTA/ECA協定,包括“臺灣地區與中美洲經濟體(巴拿馬、尼加拉瓜、瓜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自由貿易協定(FTA)”、“臺灣地區——日本投資協定”、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定、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臺灣地區——新加坡經濟夥伴協定(ASTEP)”、“臺灣地區——紐西蘭經濟合作協定(ANZTEC)”[6]

1、“臺灣地區——中美洲經濟體FTA”內容及影響

  臺灣地區於2004年-2008年間與中美洲5國(巴拿馬、尼加拉瓜、瓜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分別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中美洲5國是臺灣地區所謂的“邦交國”,一直與臺灣地區保持著“官方外交關係”[7],臺灣地區與中美洲5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更多是處於政治上的考慮而並非經濟上的利益。中美洲5國均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業國,國內工業基礎非常薄弱,服務業發展更為遲緩,經濟發展水準低下,出口產品主要為香蕉、玉米、咖啡、豆類、甘蔗等農作物為主,僅有洪都拉斯擁有部分低端的出口加工業,與臺灣地區並沒有互補性的產業聯繫。為了密切臺灣地區與中美洲5國脆弱的“外交聯繫”,臺灣地區希望以經貿讓利換取5國對臺灣當局的“政治支持”,通過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加大對其經濟扶持力度,鼓勵中美洲5國利用廉價勞動力發展低端出口加工業,並承諾借助臺灣地區的行銷管道推銷5國的出口產品,以此帶動中美洲5國國內的經濟發展。協議簽署後,由於中美洲5國國內經濟發展水準低下,部分國家甚至較為嚴重的政局及社會動盪風險,臺灣地區與中美洲5國的經貿聯繫整體上並未有顯著加強,中美洲5國對臺灣地區的“政治支援”也並未因FTA的簽署而出現顯著加強,2017年6月13日臺灣地區與巴拿馬斷交就是最好的證明。

表4 中國臺灣地區與中美洲經濟體FTA簽署及生效情況

2、“臺灣地區——日本投資協定”內容及影響

  臺灣地區與日本雙方分別使用“東亞關係協會”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的民間機構身份,於2011年9月22日簽署了所謂“台日投資協議”,並於2012年1月20日生效。該協定從促進投資、投資保障和投資自由化三方面規範臺灣地區與日本之間的投資行為,從內容上看協定有促進及保障企業投資的雙重作用,重點在於“國民待遇”規定,使雙方企業在投資活動中可不受外資企業的限制,享受本地企業的同等待遇。日本是臺灣地區第2大交易夥伴以及最主要的外資與技術來源地,臺灣地區與日本在產業結構上的互補性非常高,尤其在福島核事故後,日本很多產業鏈受此影響中斷或受損,為臺灣地區企業提供了更加廣闊的空間。臺灣地區希望通過協定的簽署提供穩定及制度化的投資環境,促進臺灣地區與日本產業供應鏈更加緊密的連結,以此謀求日本對臺灣地區經濟與政治上的支持[8]

3、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定及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內容及影響

  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是由臺灣方面於2009年提出,經過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密集協商,於2010年6月29日在重慶簽訂。在第一階段協定簽訂後,後續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保障及爭端解決協議協商陸續展開。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是兩岸運用免關稅待遇快速進入對方市場的經濟架構條約,基本內容涵蓋了海峽兩岸之間的主要經濟活動,包括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的市場開放、原產地規則、早期收穫計畫、貿易救濟、爭端解決、投資和經濟合作等,並且約定今後兩岸將按具體業務議題進行協商。隨著該協定的簽署,海峽兩岸的經濟合作進一步得到深化,進一步密切兩岸經濟社會的血脈聯繫,在一定程度上説明臺灣地區融入全球經貿體系,保護臺灣地區在區域經濟版圖上的競爭力,避免了被邊緣化的風險。

  隨後,中國大陸與臺灣地區在友好協商的基礎上,針對日益繁榮的服務貿易領域,於2013年6月21日簽署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為兩岸服務業的開放合作提供更多的優惠和便利,協定約定中國大陸對臺灣地區開放80條專案,而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開放64條項目,涵蓋了金融、通訊、商業、環境、健康等諸多方面。臺灣地區在服務業發展水準高於中國大陸,中國大陸希望借此為台資提供廣闊服務業市場,並讓利予臺灣地區,以此進一步密切雙方的血脈聯繫。但是,由於民進黨等台獨勢力擔心兩岸經濟上的密切合作會延伸至政治領域,故在臺灣地區“立法機構”百般阻撓,致使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至今仍停留在紙面之上。

4、“臺灣地區——新加坡經濟夥伴協定(ASTEP)”內容及影響

  新加坡是TPP四個發起國之一,一直以來與臺灣地區保持著緊密的經濟、文化乃至政治聯繫,臺灣地區出於經濟及政治層面的考慮,積極謀求提高與新加坡的合作層級。臺灣地區與新加坡關於經濟合作協定的正式談判始於2011年5月,歷時兩年於2013年5月完成實質談判。《台新經濟夥伴協定》是依循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範進行洽商的,臺灣地區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的名義與新加坡在開展共同研究的基礎上,進行一系列的磋商並最終達成。該協定既包括一般FTA協定所包含的如貨品貿易、原產地規則、關稅程式、服務貿易、智慧財產權、爭端解決及體質性等共通條款,也延伸至WTO尚未覆蓋的議題,如電子商務、投資、競爭政策等內容。協定約定,臺灣地區將對新加坡貨品分5、10、15年三個階段實施降稅,其中83%的產品關稅將立即降為零關稅;預計到三階段後,將有99.48%的產品將實現零關稅。臺灣地區與新加坡雙邊進出口產品多為中間製成品的相互貿易,屬於互補產業型態,因此,降稅有助於降低台星之間的貿易成本;但由於新加坡90%的貨品已經實施零關稅,僅剩下6種酒類產品有關稅,相對而言,臺灣地區方面降稅的範圍和力度相對較多[9]

5、“臺灣地區——紐西蘭經濟合作協定(ANZTEC)”內容及影響

  臺灣地區自2012年5月開始,在WTO的框架下使用“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的身份,與紐西蘭展開經濟合作協定的談判,經過兩年的密集談判雙方於2013年7月10日正式簽署“紐西蘭與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經濟合作協定”(ANZTEC),該協議于當年12月1日正式生效。臺灣——紐西蘭經濟合作協定共計25章,不僅涵蓋了貨物貿易、原產地原則、關務合作以及跨境服務貿易,還包括WTO尚未涵蓋的勞工、環境、原住民、影視製作等方面,該協議擁有較高的準則標準。雖然協定簽署時紐西蘭僅為臺灣地區第39大出口市場,第38大進口來源,雙邊貿易額僅約12.07億美元[10],但紐西蘭卻是TPP的四個發起國之一,這揭示臺灣地區謀求以台新經濟合作協定為跳板,曲線參與TPP等高標準區域經濟合作的企圖。通過簽署該協議,在貨物貿易方面,臺灣地區對紐西蘭開始99.88%的稅則專案,紐西蘭開放度達到100%,在服務貿易方面,除了極少數的保留專案外,雙方全面開放服務業與投資市場。

(二)臺灣地區“新南向政策”內容及評析

  一直以來,臺灣當局出於經濟及政治方面的考慮,積極鼓勵臺灣地區與東南亞地區的經貿合作,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臺灣當局先後三次提出“南向政策”,均是以擴大臺灣地區與東南亞經貿合作為目標。臺灣地區現任領導人蔡英文上臺後,宣佈推行“新南向政策”,希望強化臺灣地區與東南亞等國的整體聯繫,這不僅反映臺灣地區當局希望臺灣地區融入經濟全球化浪潮的期待,更反映民進黨當局妄圖減弱大陸與臺灣地區的經貿聯繫,體現了民進黨對中國大陸濃重的戒備心理。

  “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目標是通過長期深耕、全方位密切聯繫,尋求與東盟10國、南亞6國及澳大利亞、紐西蘭共18個國家,建立包括經貿關係在內的戰略性夥伴關係。圍繞整體目標,臺灣地區共確立了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分享、區域連結四大工作主軸,並透過經貿、科技、文化等層面的連結,建立協商及對話機制[11]。為了具體推行“新南向政策”,臺灣當局特制定了“五大旗艦計畫”與“三大潛力領域”等政策著力點,具體內容見表5。

表5 “新南向政策”著力點

  東盟是臺灣地區第二大交易夥伴及第二大投資目的地,南亞等國經濟發展的巨大潛力也能為臺灣提供大量經濟合作機會,除去經濟合作目標外,臺灣當局力推的“新南向政策”也具有以往不同的目的與特點。首先,“新南向政策”是擺脫臺灣地區對大陸經濟依賴的重要手段,臺灣當局希望通過“新南向政策”分散出口市場與投資區域,避免因兩岸經貿緊密聯繫而“影響臺灣經濟安全”;其次,通過 “新南向政策”建立並鞏固臺灣地區在東盟及南亞的競爭優勢,臺灣當局寄希望通過“新南向政策”輸出臺灣地區技術資本、密切人員交流,抵消一帶一路倡議、RCEP、FTAAP、中國—東盟自貿區等區域經濟合作對臺灣地區的影響,維持臺灣地區在相關領域的優勢地位;最後,“新南向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改變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由於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干擾並阻斷兩岸政策的溝通,臺灣地區在區域經濟合作中將不可避免的受到影響和制約,而 “新南向政策”的實施能夠説明臺灣地區與目標國家達成冠以“新南向”之名的實質FTA或享受部分FTA才能享受的經濟紅利,在一定程度上改變臺灣地區區域經濟合作現狀[12]

(三)臺灣地區謀求加入TPP舉動及影響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是當前重要的國際多邊經貿合作組織,最早由紐西蘭、新加坡、智利和汶萊四國發起醞釀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演變而來,隨著美國奧巴馬政府的支持和參與,TPP逐漸演變成全球高標準、全覆蓋的經貿協定,並且通過將中國排除在外具有遏制中國國際經貿影響力的客觀作用。但美國特朗普政府處於國內政治角度考慮,於2016年退出TPP協定。

  臺灣地區早在2011年就提出“加入TPP為對外經濟合作的最高目標”,2012年7月21日馬英九當局明確提出“排除障礙、調整心態、8年入T、能快就快”的整體方略,在儘快對接TPP標準、彌補島內自由化落差的基礎上,鼓勵島內突破保護主義心態,同時積極做好準備面對自由化進程中的陣痛。蔡英文當局也將早日加入TPP作為“施政目標”,早在蔡英文“520就職演說”中,就明確要“排除萬難,早日帶領臺灣加入TPP”。臺灣當局始終認為加入TPP不僅有利於臺灣島內的經濟發展和產業升級,避免在國際經貿競爭中被邊緣化,同時也有利於突破“區域經貿合作與外交的困境”,密切與美國、日本的全方位聯繫。

  在TPP協定未達成前,臺灣當局即要求各主管機關以美韓FTA的標準,檢視臺灣島內自由化水準、內外經濟政策的落差,並積極進行調整。2016年2月4日TPP協定達成後,臺灣當局為了應對新的形勢變化,制定了全新的“TPP推案策略總體行動計畫”,制定四大具體工作規劃:進一步重估加入TPP對島內各方面影響,對接TPP範本加速體制調整速度,深化島內各層次溝通及意見徵詢,並積極爭取美國、日本等TPP成員國的支持[13]。在美國退出TPP後,臺灣當局就加入TPP議題仍然與日本方面保持頻繁互動。

  臺灣地區作為一個外向型經濟體,島內的經濟發展和產業進步均嚴重依賴國外市場,在區域經濟合作愈發熱烈的今天,臺灣當局認為加入TPP這一高標準、大規模的區域經濟合作區塊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提高臺灣地區經貿領域國際化的程度,客觀上也能極大拓展臺灣地區的“國際活動空間”,是臺灣地區“拓展活路外交的難得機會”。從協議範本和發展前景來看,以美日為首的TPP與以中國主導的RCEP及“10+3”是完全各異的區域經濟整合道路,臺灣地區希望借加入TPP來密切與美日以經貿合作為名義的全方位聯繫。同時也希望通過加入TPP來平衡中國大陸對巨大的經濟影響力,分散島內經濟“過度依賴大陸的風險”,並向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交心”。

四、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前景分析

  臺灣島內的要素稟賦結構和經濟發展條件,決定了其必須走開放型經濟發展道路。作為島嶼經濟體,臺灣地區內部市場規模狹小、產品類別單調、產業鏈條不完整,這導致島內的經濟發展和產業進步必須依靠穩定的外部市場。反觀中國大陸,憑藉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激發的經濟活力,中國大陸具備全球第二的經濟體量,擁有全球最大消費市場,並打造出全球最完整的工業產業鏈,完全可以作為臺灣地區經濟發展的堅實依靠。此外,臺灣地區在高端電子設備、高端數控機床、精密儀器製造等領域的優勢恰恰是中國大陸產業發展中的劣勢,互補的經濟優勢完全可為海峽兩岸經濟互補、交融發展提供堅實基礎。

  更為重要的是,海峽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是國際社會認可的普遍真理,臺灣地區任何對外交往與合作都必須建立在“九二共識”這一政治基礎之上,任何正面衝擊或迂回衝擊“一個中國”的行為都會以失敗告終。因此,無論從經濟層面還是政治角度上看,臺灣地區的經濟發展和對外經濟合作不可能自外於中國大陸,只有中國大陸才能為臺灣地區提供經濟發展和對外經濟合作的管道和契機。聯繫海峽兩岸關係發展的現實情況,臺灣地區對外經濟合作存在兩種迥然不同的前景:

1、蔡英文當局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繼續以模糊的論述刻意回避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這一根本性的問題,繼續以“經濟自主”、“擺脫對大陸過度依賴”為藉口割斷兩岸包括經貿在內的全方位聯繫。在“九二共識”這一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政治基礎缺失情況下,兩岸的各方面交流與互動均將停滯,海基會與海協會的協商必將戛然而止,ECFA後續協議的協商以及其他經濟合作的良性互動將面臨嚴重的政治障礙。臺灣地區當局的柔性分裂企圖必將招致中國大陸的激烈反彈,在相關嚴厲的反分裂措施下,現有臺灣地區對外經濟合作管道必將受到嚴控和擠壓,部分已有的合作聯繫也將出現逆轉性的變化。從長遠來看,在沒有中國大陸支援的情況下,臺灣地區對外經濟合作的通道會越來越狹窄,國際性舞臺參與和發聲的機會將斷崖式減少。在這種情況下,臺灣地區無可避免的加劇自身所處的經濟困境,並且被經濟全球化與區域經濟一體化浪潮所拋棄,深陷“自我邊緣化”的泥潭[14]

2、蔡英文當局積極認可“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可海峽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積極推動與中國大陸的各方面交往,密切兩岸的經貿聯繫和人文交流。在兩岸關係穩步健康發展的情況下,兩岸既有的協商成果能夠得到全面貫徹落實,ECFA後續協議的協商也能繼續推進,兩岸的經濟合作與產業對接能夠得到政策面的積極支持。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臺灣地區能夠按照經濟發展的需要拓展國際合作管道,能夠在中國大陸的支援下參與有利於島內經濟發展的國際性平臺。隨著美國退出TPP,RCEP和FTAAP等中國大陸主導的區域經濟合作框架愈加凸顯出重要地位,中國大陸逐漸成為經濟全球化、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推動者和捍衛者,臺灣地區完全可以依靠中國大陸的強大實力,積極融入中國大陸的經濟版圖,構建全新的跨海峽價值鏈,完善產業鏈上的互補合作,全面加強島內經濟的國際競爭力。此外,中國大陸推動的“一帶一路”偉大倡議已經得到超過100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支援回應,具體專案合作正在積極推動之中,部分合作專案已經獲得豐富早期成果。臺灣地區完全可以鼓勵台商、台資參與“一帶一路”的項目建設,借助“一帶一路”的平臺推動“新南向政策”等對外經濟合作。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順勢而為,借船出海,抓住良機是臺灣地區對外經濟合作的最佳選擇,也是唯一可行路徑[15]

參考文獻:

1.盛九元. 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及對兩岸關係的影響[J]. 台海研究,2016,(03):46-56.

2.單玉麗. 美國退出TPP對蔡英文當局區域佈局的影響及出路分析[J]. 臺灣研究,2017,(03):43-50.

3.劉相平. 蔡英文“新南向政策”評析[J]. 臺灣研究,2015,(06):23-32.

4.童振源. 臺灣對外經濟戰略之檢討與建議[J]. 研習論壇月刊(臺灣),2009,(02):15-23.

5.嚴安林. 臺灣地區謀求加入TPP的基本意圖及其面臨的問題[J]. 太平洋學報,2015,23(11):55-63.

6.中華經濟研究院:臺灣地區參與亞太雙邊及多邊合作協定TBT議題談判有關符合性評鑒結果接受的作法分析及效益研究,2015.

7.臺灣地區“經濟部”:“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推案策略總體行動計畫,2016.

8.臺灣地區“行政院”:臺灣地區推動洽簽自由貿易協定/經濟合作協定路徑圖,2012.

9.中華經濟研究院:2016年對海外投資實業營運狀況調查分析報告,2016.

10.臺灣地區“行政院”:新南向政策工作計畫(核定版),2015.

11.王敏. 臺灣與東盟經濟關係發展新趨勢、成因與前景分析[J]. 臺灣研究,2014,(02):46-54.

12.胡雲華,吳信坤.臺灣與新加坡經濟夥伴協定對臺灣中小企業影響.《臺灣經濟研究月刊》2014年8月刊.

13.汪慕恒. 2004-2005年臺灣的對外貿易與外資投資[J]. 臺灣研究集刊,2005,(04):37-44.

14.張敬庭,劉雪燕. 臺灣對外貿易地區結構實證分析:1989-2005[J]. 亞太經濟,2005,(06):57-60.

15.謝國娥,莫曉潔,楊逢瑉. 臺灣地區服務貿易競爭力、影響因素及其對策研究[J]. 世界經濟研究,2016,(02):124-134+137.

16.盛九元. ECFA簽署後臺灣參與東亞區域經濟合作前景分析[J]. 臺灣研究,2011,(04):42-47.

17.單玉麗. 臺灣對外投資的區域選擇及行業構成[J]. 亞太經濟,2009,(04):42-47.

[1] 臺灣地區於1966-1968年間依託高雄港、鐵路“縱貫線”、公路幹線,先後設立高雄前鎮、台中潭子、高雄楠梓三個出口加工區。

[2] 選取出口金額排名前十的產品類別計算而得。

[3] 選取進口金額排名前十的產品類別計算而得。

[4] 受篇幅所限,本表僅列示投資額占比超過0.5%的行業。

[5][5] 受篇幅所限,本表僅列示投資額占比超過0.1%的行業。

[6] 根據臺灣地區經濟主管機關公開資料整理而得。

[7] 其中2017年6月13日巴拿馬與中國大陸建交,與臺灣當局斷交。

[8] 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全球經貿佈局策略下的台日投資協定》。

[9] 胡雲華,吳信坤.臺灣與新加坡經濟夥伴協定對臺灣中小企業影響.《臺灣經濟研究月刊》2014年8月刊.

[10] 根據臺灣經濟主管機關統計資料整理而得。

[11] 臺灣地區“行政院”:新南向政策工作計畫(核定版)。

[12] 盛九元. 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及對兩岸關係的影響[J]. 台海研究,2016,(03):46-56.

[13] 臺灣地區“經濟部”: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推案策略總體行動計畫。

[14] 盛九元. 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及對兩岸關係的影響[J]. 台海研究,2016,(03):46-56.

[15] 單玉麗. 美國退出TPP對蔡英文當局區域佈局的影響及出路分析[J]. 臺灣研究,2017,(03):4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