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藍綠,蘇清泉如何勝選?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屏東縣議會。(摘自維基百科)

這次地方選舉,代表國民黨參選屏東縣長的蘇清泉拿下國民黨自淪陷以來最高票的十九萬多票,與潘孟安的差距從上一屆簡太郎的十二萬六千多票打對折,驟減為六萬五千多票。

選後檢討勝負的分析各有看法,但是,蘇清泉真正敗選的原因,要等到縣議會議長與副議長選舉兩黨的操盤方式曝光後,才浮出檯面,如此藍綠,蘇清泉豈能勝選?

屏東縣議員有五十五席,上一屆國民黨在議會佔十九席、民進黨十八席,無黨籍十五席。民進黨挾潘孟安秋風掃落葉之姿,本可整合無黨籍拿下議長寶座,但在潘縣長與周典論聯手操作下,硬是把議長寶座禮讓給國民黨的周典論,當時不止全黨、全縣譁然,舉國側目,民進黨籍吳亮慶議員更因此挑戰潘縣長失策、失去黨格,甚至動到蔡英文出面擺平。

本屆議長選舉,國民黨十七席、民進黨十五席、台聯一席,無黨籍增加到廿二席,大法官解釋必須記名投票,原想藍綠一家親、眉來眼去、暗中交易的戲碼可以休矣,就回歸藍綠公開對決。未料,兩黨硬是毫不避諱,把檯面下的操作手法公然搬到檯面上操作。兩黨議會黨團不約而同決議,為了對抗可能異軍突起的無黨籍,戲碼變成「民進黨決定議長不提名,開放選舉(亦即禮讓國民黨)、副議長提名縣議員李世斌;國民黨決議提名現任議長周典論角逐議長,副議長部分則不提名,採開放(亦即禮讓民進黨)。」

而且兩黨言明,黨團決議完全自主,不受地方黨部甚至中央黨部影響,違者祭出最嚴重的「開除黨籍」處分。

屏東縣的政壇生態至此毫不保留的昭然若揭,國民黨為了一席議長,不惜犧牲政黨主體性與議會監督權,對於預算、施政毫無制衡作為,幾乎成了民進黨的附隨組織。嚴重的還不僅止於此,在雙方默契下,因此而陪葬了兩次縣長的選舉。

如果蘇清泉落後的六萬五千二百九十一票,是兩黨對決之下的鐵板一塊,那也就認輸罷了。反之,如果那六萬五千票是可移動的選票,那麼真正的輸贏只有三萬三千多票,以議長及旗下藍議員的動員能量,調個三萬多票在藍綠之間游移擺盪而左右選情,那是家常便飯,如此這般,簡太郎大輸、蘇清泉惜敗的原因不就正是如此?

蘇清泉在議長選舉時首先發難,力主讓黨籍資深議員唐玉琴角逐議長,此舉被解讀為宣洩對某人不滿的情緒。其實不然,蘇清泉的用意是趁此重建屏東縣「正藍旗」的國民黨部隊,而不是「鑲藍旗」的藍皮綠骨敗家軍,未料蘇清泉的倡議首遭國民黨屏東縣黨部主委廖婉如的反對,認為蘇清泉的主張「無益於團結」,旁觀者要問的是「為誰團結?跟誰團結?」

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曾永權,曾任行政院秘書長的簡太郎與現任不分區立委柯志恩,都是對地方政情瞭若指掌的屏東人,心知肚明,竟然放任屏東縣「棋差一著,全盤皆輸」而不思大刀闊斧的改革。

只能說,新潮流系出身的潘孟安擅長新系的計謀策略,實在不是笨拙的國民黨能抗衡於萬一。【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