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臺首學(十四)-臺南孔廟的右廟—大成殿內高懸歷代的御匾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臺南孔廟地位崇高,歷代皇帝或總統即位後,會題一塊匾額懸掛於孔廟。臺南孔廟在大成殿內懸有清朝以來歷任國家元首頌揚孔子的御匾,已成為臺南市孔廟一大特色。從清康熙至民國,除宣統外,共十五面匾額,其中有八塊滿清皇帝御賜匾額,臺南孔廟成為全國御匾最完整的孔廟。

大成殿中歷代皇帝元首所賜之匾

大成殿內八塊滿清皇帝御賜匾額,分別是康熙御書「萬世師表」、雍正御書「生民未有」、乾隆御書「與天地參」、嘉慶御書「聖集大成」、道光御書「聖協時中」、咸豐御書「德齊幬載」、同治御書「聖神天縱」與光緒御書「斯文在玆」,這些匾與中國大陸之孔廟是一樣的。

戰後總統頒賜匾額目前累計有七塊,分別為蔣中正的「有教無類」、蔣經國的「道貫古今」、嚴家淦的「萬世師表」、李登輝之「德配天地」、陳水扁頒「中和位育」、馬英九的「聖德化育」,最新的一塊是現任總統蔡英文的「德侔 道昌」(侔(音同謀)。

民選總統四年或八年一任,總統上任贈匾的慣例,如果每任總統都贈匾,遲早會無處可掛。孔廟文化基金會研議出一致性原則,新任總統的匾額會放置在左側,卸任總統的匾額則從左側移至右側,之後再挪往後側。

康熙御書「萬世師表」、同治御書「聖神天縱」與光緒御書「斯文在玆」

蔣經國「道貫古今」

總統蔣中正頒的「有教無類」

總統李登輝的「德配天地」與陳水扁的「中和位育」

祖孫三人:嘉慶「聖集大成」、道光「聖協時中」、咸豐「德齊幬載」

臺南孔廟第一塊御賜匾額是康熙的「萬世師表」

臺南孔廟最早一塊御匾是康熙皇帝於康熙二十三年(西元一六八四年)御筆題書「萬世師表」。匾額之外,康熙帝的墨寶本身也是重要的文史資料,目前真跡收藏在臺北故宮,不定期展出。嚴家淦接總統之位時,贈送「萬世師表」匾額予孔廟,內文與康熙的御匾重複。

乾隆的「與天地參」尺寸最大

各御匾尺寸大小差異不大,唯有乾隆「與天地參」御匾尺寸最大,甚至比他的祖父康熙御匾還大。雍正皇帝於雍正三年(西元1725年)御筆題書「與天地參」,語出《孟子•公孫衛》:「自生民以來,未有夫子也。」匾文意為尊祖千古以來,從未有若孔子之至高無上的聖賢。意為自有生民以來,世上就只出現了這一位聖人。

乾隆御書「與天地參」

小皇帝由議政王代筆

清清朝皇帝御筆匾額僅有中款題字,通常為四個大字,形式簡潔,沒有落款。要辨視皇帝御筆匾額,全靠匾額的御印,御印刻有六個字,前兩個字是該皇帝的年號,後四個字為御筆之寶,例如,光緒皇帝所賜的匾即蓋有「光緒御筆之寶」之御印。

清朝的同治皇帝五歲繼位、光緒皇帝四歲繼位,被認為不可能寫出那麼大氣的字。所以這兩塊御匾:同治「聖神天縱」、光緒「斯文在茲」,相傳是議政王所代筆。

臺灣沒有宣統「中和位育這塊匾

清朝最後一位皇帝溥儀於西元一九○九年即位,國號宣統。但當時臺灣已是日本時期(西元一八九五-一九四五),所以中國大陸其他孔廟都有宣統「中和位育」這塊匾,唯獨臺灣沒有。到了陳水扁時代,寫了一塊跟宣統一樣內文「中和位育」的匾,懸於孔廟。

陰刻贈孔廟,馬總統的「聖德化育」匾惹爭議

御匾有一定的格式與尺寸,字體為金色陽刻,邊框是群龍戲珠。馬英九總統於九十七年底,曾致贈臺南孔廟「聖德化育」匾額,惟揭匾後,發現不但字體刻成陰刻,匾額也沒有鑲框,尺寸也小了1/3。因匾額型制、尺寸、雕刻方式、落款、用辭,與過去歷屆總統有異,引發地方人士非議。

馬英九的匾額不但不照規矩,還多事地加上「臺南市孔廟」。臺南孔廟一直是「全臺」首學,多事地加上「南市」孔廟,難怪臺南文史團體抨擊「矮化全臺首學」。另外,按照規矩,全國孔廟的匾額都是同一內文,但馬英九總統給臺南孔廟的是「聖德化育」,但給臺北孔廟的是「道冠德明」,這又挑起兩地孔廟的地位之分。

總統馬英九頒的聖德化育

德侔道昌用法,專家學者看法不同

蔡英文總統致贈孔廟「德侔道昌」匾額,意思是「德治禮化、昌明濟世」,希望由此讓臺灣更進步。學者表示,孔子創立的儒學及儒家思想,影響深遠,後人使用「德侔天地」、「道冠古今」贊譽孔子。「德侔道昌」是讚美孔子德與天地等齊、學說思想昌盛古今不二。

有學者認為就詞性而言,「德侔道昌」的「侔」是等齊之意,後面最好接受詞,如「德侔覆載」(就是德行等齊於天地),「侔」應該不是不及物動詞。「道昌」的道是另一個主語(名詞),昌是表語(形容詞))。道昌和德侔是兩組排偶詞語,侔是動詞,與昌不相對應;「道昌」要當受詞詞組,似乎沒這種用法。另有學者認為「德侔道昌」並無完全引用曲阜孔廟「德侔天地、道貫古今」的石坊古語,在成語中求創新,題字運用得相當好。

總統蔡英文頒的「德侔道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