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輕軌的大矛盾與小矛盾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興建中的高雄輕軌。

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宣布遵照選前提出的政見,第二階段的輕軌將暫停興建,重新檢討,不排除變更施工方式或修改路線。此舉竟招來交通部「歷史會記上一筆」的恐嚇。

高雄輕軌的根本問題,在於先天無法克服的大矛盾與小矛盾。

大矛盾在於,之前橫跨高雄將市區切割成南北兩區、柔腸寸斷的台鐵路軌,在花了一千億元的天文預算,把這套都市之瘤全部請到地下,如今,又要在高雄市區交通擁擠的精華地段,重新鋪設幾乎一無是處的地面軌道,重蹈鐵軌造成城市交通中風的覆轍,已經縫合的肚皮現在又多了幾道無法癒合的傷口,這是怎麼說都說不通的大矛盾。

至於小矛盾,高雄輕軌的第一階段工程,是利用原來的臨港鐵路拆除之後的鐵軌路面去興建輕軌,它屬於專用道路,既不侵犯原有的路幅,也不會發生與民爭道「搶跑道」的後遺症,所造成的交通衝擊較小,反對與抵制的聲浪較小。但是,第二階段的輕軌進入市區,沒有專用道可供輕軌使用,就要在現有的馬路上劃出「租界」,專供輕軌行駛,後來居上,而與其他車輛共軌。

「共軌」的後遺症如下:占用路幅,排擠其他車輛的車道,車道縮減,形成堵塞;車行速度過慢,載客量少,搭乘的人更少,不符合大眾運輸快速、大量輸運的要求;平面交會紅燈的時間很長,造成其他車輛行人長時間的停等與不耐煩;班距長,軌道長時間處於閒置狀態,空蕩蕩的黃金路面又不准其他車種使用,形成路幅的浪費。

這樣的輕軌無法改變市民的交通習慣,還是以機車為交通工具,而且,全部站在輕軌的對立面,與輕軌交會的用路人無不用嫌惡的眼光目迎目送慢條斯理而過的輕軌,正是成語「怨聲載道」的最佳寫照。

這種場景與台北的捷運系統正好形成強烈的對比,台灣都會區的大眾運輸不論是地下鐵或是捷運,不必參考國外的案例,現成的台北市就是典範、樣板。高雄與台北這兩座城市越拉越遠幾成天壤之別的最重要分水嶺,就是台北的捷運路網一飛沖天,四通八達的交通大動脈,搭配無所不到的公車運輸充當微血管,如此天羅地網的運輸路線,成為「天龍國」最重要的資產,捷運所到之處,房價立馬飆漲,反觀高雄呢?

現代都會的大眾捷運以地下化為唯一選擇,不得已才高架,平面化根本不用考慮。「歷史將來會怎麼記上這一筆?」不是很清楚了嗎!

如果要讓高雄逐步追上台北,韓國瑜必須要當一個十足的「地下市長」。

(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