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迴旋夢舞進飛天劇場的女人許曉丹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八○年代叱吒一時的許曉丹,當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女人。她敢於衝撞傳統的叛逆行為,曾是衛道人士口誅筆伐的對象,卻是眾多男人眼中敢愛敢恨的性幻想對象。邁入六十大關,如今的她只想做燦爛的自己,她在高雄五千年藝術空間展現她繪畫和舞蹈方面的才華,昭告世人許曉丹只是個單純的藝術人。

本名許麗華的許曉丹,誕生於雲林縣莿桐鄉的小農村,父親是裁縫師,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兒,從小就愛畫畫,由於三個哥哥年紀都大很多,所以童年沒有玩伴的她,整天沈浸在童話故事中,養成愛作夢的習慣。但大哥嚴厲的管教,讓阿丹有種想逃家的感覺。

考進東海大學歷史系後,終於可以獨立了,阿丹大三開始在校外跟老師學畫。大學畢業後回到故鄉當了三個月的國中老師,受不了枯燥的教學生活,離家出走到台中一邊畫畫,一邊當人體模特兒,一個月後就專職在王水河藝術家工作室當模特兒,一做就是三年,因為上了中國時報,家裡看到報導非常不諒解,認為有辱門風,阿丹也從此有十多年沒有再回過家。

一九八八年她創作「迴旋夢裡的女人」,並在台中文化中心中興堂最後一分鐘裸體演出,詮釋「今生結束、靈魂復活」,一舉震撼保守的台灣社會,隨後接下來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三天的檔期,被禁演,但許曉丹已成為女體反抗威權的先驅,並跨海至香港與波霸葉子媚合拍電影。

許曉丹與葉子媚的電影宣傳照

一九八九年,她應政壇人士邀約到高雄勞工公園演講,現場人山人海,她在台上被群眾熱情感動,認為改革社會比當藝術家更重要,毅然決定到高雄選立委,和吳德美展開一場「兩個女人的戰爭」。許曉丹主打「白色阿丹」抗衡「黃色阿美」,喊出「奶頭對抗拳頭」、「我的胸脯是選民的靠山」口號,以身體衝撞政治,轟動高雄政壇,當時媒體封她「台灣的小白菜」。

只是當時民眾有的愛看許曉丹,有的卻又因道德觀念作祟而不挺她,最後以一百零三票落選。接下來她又接連選了兩次立委同樣失利,從此退出政壇。一九九七年認識畫家吳素蓮,兩人惺惺相惜,成為藝術創作的夥伴至今超過二十年。

許曉丹選立委

許曉丹自已承認生命中曾有過十八個男人,但其中只有兩段婚姻,其中包括喧騰一時的「伊甸園婚禮」。許曉丹將婚禮當做劇場演出,見證亞當與夏娃的愛情故事,但三個月後發現男方有精神官能症而告終,同一年阿丹結識一生中最大的貴人中醫師謝安石,兩人攜手共度了十六年,直到六年前謝醫師心肌梗塞過世。

阿丹最幸福的歲月,她洗盡鉛華,完全退居幕後,和媒體成了絕緣體,一心一意全放在丈夫的事業和家庭生活上。她說,謝醫師是最愛她的男人,不論別人怎麼批評她,在他眼中,她永遠是藝術家、民主鬥士、可愛的女人。失去摯愛的男人,許曉丹花了三個月才走了出來,在吳素蓮和一群姊妹淘鼓勵下,阿丹又開始活躍在藝術界。

許曉丹與謝安石結婚照

為了這次復出,許曉丹以三年的時間籌劃「天體最美的故事~舞蹈在繪畫裡」飛天劇場,並為此投入國標舞名師許哲睿門下學舞。這是一場結合繪畫、舞蹈、音樂的綜合美學,也是一項少見的立體視覺藝術創作,今年十月及十一月分別在台北、高雄場發表,其中舞蹈部分演繹阿丹人生精彩的七個階段,她自認舞蹈精神已進入她的骨髓,是她作畫的動能來源,希望大家稱她「舞者畫家」。【臺灣公論報 記者/崔家琪】

許曉丹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