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落盡紅包場 十年一覺三華夢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曾在高雄紅極一時的紅包場「三華名歌手歌餐廳」熄燈八年後,十月底舉辦歌手回娘家的活動。心懷感恩的老闆娘親自電話邀請,要向過去同甘共苦的歌手再次表達感謝之意,共有十多位紅包場駐唱女歌手齊聚一堂,粉墨登場重現當年舞台風采。

久別重逢的姊妹閒話家常聊起近況,有的嫁作人婦,有的遠赴國外,有的自己做點小生意,有的出唱片,有的在第四台主持節目,也有的今年回到澎湖選鄉長。

所謂的「紅包場」起源於一九六○年代,是歌廳秀開始走入歷史後的產物,以臺北西門町最負盛名。當時客源主要來自退休的大陸來臺軍公人員,因此又被稱為「老人歌廳」。廿一年前高雄市復興路與六合路口的三華飯店二樓開了港都第一家紅包場「三華名歌手歌餐廳」,一時之間紅包場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來,最多有十多家同時存在。

「三華紅包場」開幕第一天人聲鼎沸,引來大批霹靂小組荷槍實彈守在門口,誤以為有黑社會來鬧事;稅捐處剛開始也對三華的營業型態一頭霧水,不知道該以餐廳、酒店、歌廳、pub或秀場的項目開徵。

一般人印象中紅包場都是女歌手,年齡也都偏大,其實不然,三華的年輕歌手不少,其中甚至有一位出身木棉花小姐選美比賽冠軍,三華的員工也有跳下來當歌手的。由於消費者大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客人,女歌手自然比較吃香,「萬紅叢中一點綠」的男歌手並不受青睞。

紅包場講究的是互動,歌手邊唱歌邊走下舞台和客人一一握手,接受客人犒賞的紅包。唱完歌也會逐桌敬酒或敬茶,向客人噓寒問暖,真情流露也罷,虛情假意也好,總之這就是紅包場的主客文化,有些人因而樂此不疲、流連忘返。

然而娛樂場所本來就是是非之地,所以三華客人為歌手爭風吃醋,或歌手搶客人而結怨的事也偶有所聞,甚至還有小混混不知何故來砸店。還有一次,幾個兄弟上門討債,最後債沒討成,紅包倒發了不少。

三華紅包場的規矩是,每個紅包袋裝一百元新台幣,另有一種專裝千元大鈔用的紅綵帶,上面總共開了十個口袋。曾有出手闊綽的客人為了捧心儀的歌手,一次就在每個口袋各塞了五萬元,一條紅綵帶五十萬元,創下紅包場的紀錄。

三華獨步紅包場的還有所謂的「大秀」,仿早期大歌廳的作法,每週末輪流由不同歌手擔綱主秀,其他歌手陪襯伴舞,比較重排場的歌手會為了主秀不惜重金添購各種華麗的行頭,讓紅包場更有看頭。

三華聲名遠播,吸引不少知名歌星前來朝聖,其中包括「急智歌王」張帝、劉福助、「大白鯊」陳今佩、李炳輝、阿吉仔、情歌王子王建傑、楊宗憲、方順吉等。由於老闆個人的政治色彩,三華也成為民進黨地方人士「密談」的據點,連陳菊都曾經來過。連辦十二屆的名歌手盃歌唱比賽,報名相當踴躍,也培養了一些後起之秀,有男歌手曾在福建拿下兩岸歌唱比賽冠軍。

條件好、手腕高的歌手光靠拿紅包月入數十萬的大有人在,但三華每天晚上只收歌手一百元規費,紅包部分並沒有抽成,主要是賺客人的酒錢。三華早期風光時確實日進斗金,但歷經金融風暴、SARS兩次打擊後生意一落千丈,雖然經營上仍勉強苦撐,但入不敷出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最後因為三華飯店承租給福華體系的桔子商旅,三華紅包場只好被迫結束十三年的營業黯然退場。【臺灣公論報 記者/崔家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