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中元普渡豎孤棚搶孤活動精彩刺激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攻旗手在高13公尺塗滿牛油的孤棚柱上孤軍奮戰,手腳並用加上嘴上功夫,全身沾滿牛油、雨水與分不清是隊友或自己的汗水,距離孤棚頂只剩最後一步。(本報資料照片/王精誠攝影)

  恆春豎孤棚從恆春設縣以前就有搶孤的民俗活動,日治時代末期因二次大戰而停辦,光復後以三年舉辦一次,至民國七十年再恢復每年舉辦。全台還有宜蘭頭城也辦中元搶孤。

  今年恆春中元豎孤棚搶孤活動,有來自全國各地三十二隊參加,總獎金五十五萬元的爭奪戰,冠、亞、季軍分別獲三十、十五及八萬元獎金,爭奪激烈。每根塗滿牛油的孤棚柱在大雨潤滑之下,更加滑溜,險象環生,雖然,每柱下方都加裝安全網,但是,今年還是有一位選手從網際接縫處跌落受傷。

  豎孤棚正式展開之前,有聯歡晚會熱場,今年請到白冰冰、及出身恆春的常客王中平、張秀卿共同表演歌舞,凝聚人氣,帶動氣氛。還有灑祭品搶孤,鎮公所準備了五千份祭品,由主持人及貴賓在台上將各種祭品的兌獎單包裹在糖果內,直接灑向觀眾席,掀起一波搶孤高潮。

  灑祭品結束後,主事官擲筊請示「好兄弟」豎孤棚開始的時間,請示後決定晚上九點四十分開始豎孤棚競技。場中共三十六柱,中間四柱空著,供「好兄弟」攀爬,剩三十二柱抽籤決定柱號。

  比賽分二階段,第一階段屬預賽,選手只要爬到高十三公尺孤棚柱的三分之二高度就算達陣,取得第二階段的參賽資格。第二階段則直接攻頂奪順風旗。由於各隊技術水準不一,有些隊伍早早就完成第一階段賽事,等待第二階段的決賽,但是,有些隊伍則還在柱中上上下下,很多隊伍約爬到孤棚柱一半就整隊崩滑下來,引起觀眾席一片婉惜聲與笑聲。

  第二階段開始後才進入高潮,但見各隊爭先恐後,想盡辦法把攻旗手往上送,隊員一個個踩著隊友的肩膀往上爬,將攻旗手往上拱。但是,到一定高度後,疊羅漢派不上用場,就要看攻旗手最終的攻旗技巧。攻旗手用主辦單位發放的帆布綁在棚柱上,運用技巧和體力得寸進尺地攀爬到孤棚頂台搶順風旗,當手腳為了固定身體而抽不出雙手時,只能用嘴巴來繫綁帆布打結,辛苦、技巧與體力不在話下。

  賽事歷經一個多鐘頭,最後由滿州體育會五年前攻頂成功的三十七歲攻旗手彭威華,以十多分鐘率先攻頂,奪下順風旗。冠軍是滿州體育會、次為高山巖福德宮,德和福興宮居第三,都是在地隊伍。尋求衛冕的大光觀林寺隊與去年亞軍大光社區隊,未能擠進前三名,顯見無常勝軍。而南下踢館屢在頭城搶孤拿下好成績的宜蘭杏輝藥局隊以及冬山鄉公所隊都鎩羽而歸。

中元普渡超渡亡魂的法會才是重點,前年法會過程中拍下的照片,竟然出現乩童頭部、腰部與腳部位移的靈異畫面,令人稱奇。(本照片未經任何人工修飾/墾丁里長張昌益  提供)

  整個中元普渡是有一套完整的祭祀儀式,近幾年所有焦點都集中在豎孤棚搶孤競賽,而搶孤賽前的五天普渡法會則是重點,邀請德行高深的法師親臨主持,照傳統道教科儀進行,誦經超渡亡魂,非常慎重,據主事者宣稱,恆春這幾年無重大災難事件,四境平安,百姓安居樂業,多少與超渡孤魂野鬼有關。【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