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與人民幣匯率思維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中美貿易戰與人民幣匯率思維

今年三月中美貿易煙硝乍起,雙方代表歷經數回合貿易談判,期間雖達成共識,詎料七月六日美國逕對中國大陸進口的總值三百四十億美元商品加徵廿五%關稅,此舉不僅使先前談判成果,一夕間化為烏有,中美貿易戰更進而升溫。在中方相對關稅措施後,美國旋回擊一百六十億美元額外商品再加徵廿五%的關稅,並繼而發出對兩千億美元的中國大陸商品增收高額關稅的威脅。由情勢發展可見,以美國總統川普為首的白宮鷹派,操弄美國優先的民粹主義,不惜以鄰為壑,舞劍「公平貿易訴求」序曲,引發當今兩大經濟體從貿易、科技、經濟、制度,最終走向政治和全球領導之競爭。

對於險峻如斯之挑戰,理論上外匯似乎是最直接的工具,因此,在中美貿易戰僵持之下,貨幣戰亦隨之狼煙四起,人民幣匯率在近三個月重貶逾八%,對此,美國反責中國大陸操縱人民幣貶值來對沖美國加徵關稅的影響,但問題癥結是從川普政府稅改法案生效、不斷升級貿易戰以至於聯準會升息等變數層出不窮,以致國際金融市場失衡,新興國家普遍承受資本流出和貨幣貶值壓力。然而正當此時,中國大陸外匯交易中心啟動「逆周期因子」來刺激人民幣回升,由此可知中方穩定人民幣匯率的誠意,事實絕非如美方之指控,貨幣政策乃據宏觀經濟而定,匯率則是供需變動的結果,不可能單純為維持貿易平衡,而刻意扭曲市場機制。
作為經濟大國,內部經濟變數相對更加繁鉅,面對美國強力挑釁,中國大陸更應堅定自己的步伐,持續創造內需市場的良好條件,讓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有更好的自主應變能力,不必完全隨著美國的政策起舞。以上個世紀美日貿易摩擦為殷鑑,一九八五年,在美國的主導下,日本屈服於紐約簽署廣場協議,放棄貨幣政策自主權的結果,使得美元顯著貶值,最終也造成日本實體經濟泡沫化而全面崩潰。再以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為例,當時中國大陸經濟體系更為仰賴出口,但內需支撐經濟急速發展,消費乘數效果之下,市場生氣勃勃,人民幣匯率免於競貶,因此安然度過金融風暴帶來的衝擊。
無論貿易戰或貨幣戰,影響國計民生終致兩敗俱傷。美國學者與業界也提出警告,若紛爭持續不止,恐面臨鐵達尼號撞冰山般的災難,未來恐將陷入物價上漲、需求銳減、銷售下滑、景氣凋敝、失業率上升之惡性循環。盱衡國際經濟局勢,中國大陸宜乎靈活政策穩住人民幣匯率,以國際社會安定和平之長遠公利對抗美國國族主義之短視私益,面對國家與世界前途新的轉折點,做出正確合適的選擇與意義不凡的貢獻。【臺灣公論報】(陳福川博士/國立高雄餐旅大學航空暨運輸服務管理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