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大喇叭背後的故事 折射兩岸關系變遷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地處廈門市環島路、與金門壹水之隔的胡裏山炮台,是名聞遐迩的著名旅遊風景區。不久前,來自金門縣合唱團、台北圓韻合唱團、桃園合唱團的50多位音樂人,曾彙聚這裏,面朝大海,暢懷高歌《大海啊故鄉》《金廈情牽》等歌曲,吸引四方遊客駐足。

誰曾想到,就在上個世紀,並不遙遠的曆史節點,這裏卻在超過20年的時間裏時常可聞兩岸的槍炮聲和互向對方喊話的廣播聲。

日前,記者壹行冒雨來到這裏,探訪當年金門炮戰時,設置在這裏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州軍區廈門對敵有線廣播站”故地。

胡裏山炮台管理處主任王勇引領記者來到壹塊刻有“廣播站”字樣的石碑前,指著其後壹處碉堡式建築物說,這裏就是當年“福建前線對敵廣播站”(番號536)大喇叭的放置場所;附近的炮台瞭望台也成爲當年解放軍前沿瞭望哨陣地。

胡裏山炮台文化旅遊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翁鹭青告訴記者,1958年,金門炮戰爆發之後,對台前線廣播站在這裏應運而生,對台廣播站機組人員播音員進駐。陳斐斐調入福建前線廣播站,成爲第壹個播報閩南語普通話的播音員,同年10月6日,她在這裏首播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告台灣同胞書》。

在陳斐斐老人家裏,記者親眼目睹老人家收藏的她當年在廣播台前直播的泛黃老照片,還能感受到她年輕時的風采。

陳斐斐在家中接受記者專訪時,回憶起當年時常遇到危險的情景,依然心有余悸:“好幾次炮彈都落在了我們廣播組,把廣播組的喇叭打穿了,喇叭還是在喇叭堡裏面,被打了十幾個洞。”

在陳斐斐向記者展示的照片中,有壹張她與大喇叭的合影。那是壹種由30個單頭喇叭組合在壹起的大喇叭,功率高達15千瓦,在理想條件下,可以將聲音傳到1萬米以外的地方。

1959年成爲福建前線廣播站壹員、如今已80多歲高齡的田萬恭,曾經主持參與過這項喇叭工程的研制。

老人家在家裏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憶:“壹開始也不是什麽都會,幹什麽就要學什麽。喇叭工程涉及聲學、物理學、電學、高等數學知識,還要了解距離、聲場、聲壓級,以及在傳播過程中聲音的衰減等,爲此,我費了苦功夫學習。”

田老先生壹邊打開電腦向記者展示他當年與大喇叭的照片,壹邊說,當年,他經常需要在適宜廣播的天氣架設重達90多斤的大喇叭,“無論白天黑夜,要通過壹人深的交通壕,把喇叭背到喇叭陣地架好。然後到發電機房,搖臂發電,再到廣播室將機器打開,才能開始喊話廣播”。

大喇叭情結,成了田老、陳老壹代當年曆史見證人最珍貴的年代記憶。

時過境遷,當年的大喇叭成爲吸引遊客駐足而觀的景點,瞭望台也成人們遠眺金門列島的絕佳觀景處。

“這是兩岸在軍事對峙時期的壹種特殊溝通交流方式和留下的深刻曆史記憶。”在廈門土生土長的翁鹭青說,這裏曾駐紮壹個通訊連,直到1984年才由軍方交給地方旅遊部門管理,遊客才能在這裏看海,眺望對面的金門。

翁鹭青回憶,1979年,炮戰劃上句號。也是從那時開始,他供職的旅行社開始接待有台灣同胞的旅遊團。

“不過,那時候,沒有三通,台胞來廈旅遊,還須經由日本、香港等第三地中轉,起初他們甚至不敢公開自己的真實身份,小心翼翼的,後來才說是台灣人,講閩南話就可以啦。”他說。

隨著兩岸交流的深入發展,也給陳斐斐帶來意外的驚喜,當年與她隔海喊話的金門廣播員許冰瑩,終于有機會登陸前來廈門與她見面,“相逢壹笑泯恩仇”,她也回訪了金門。在陳斐斐家中的照片裏,還留有兩人當年壹起接受采訪、壹起吃飯的合影。

王勇告訴記者,不久前,景區管理處將瞭望台戰地服務部改造壹新,變成壹個開放的旅遊文化休閑空間。“很多台胞遊客會選擇到這裏眺望對岸金門,在景區每年接待的數以萬計的遊客中,粗略估計約有三四千名台灣同胞。”

這裏裝飾著文化牆、老照片、曆史書籍、年代老物件,持續播放紀實視頻和具有年代感的樂曲。從窗口向外眺望,海那邊大擔諸島旋即映入眼簾,清晰可見。這些無不使人浸染往昔時光,激活那段珍貴的年代記憶。

傍晚時分,在這裏點上壹杯服務部特有的“炮灰咖啡”,望海欣賞夕陽裏的大擔島、二擔島等島嶼倩影,這個曾經的軍事要塞,已然恢複平靜,壹如兩岸民衆渴望過上的和平生活。
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