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公論報公共論壇系列(十六)──如何排除公共化托育政策障礙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臺灣公論報公共論壇系列(十六)──如何排除公共化托育政策障礙

出席本報主辦公共論壇的貴賓,分別是朱顯龍(由左至右)、劉秋芳、童燕珍、張鈺珮、陳麗菁。

行政院長賴清德上台後,大推準公共化的托育政策,並在八月一日實施,但因政策細節內容不明確,不僅家長不放心,褓母不開心,連托兒所也不接受,至今仍是觀望的多,到底問題出在那裡?要如何改善解決,讓這項美意能落實到每個家長身上。

主持人 朱顯龍/臺灣公論報執行董事

賴清德院長上任後不久,就把他在台南市長任內推行的「公共化托育政策」搬到台北,甚至全國施行,本意不錯。政府出錢協助家長扶養子女是好事,但是,政策準備的時間太短,匆促上陣,副作用又太大,尤其是私立幼托的定位沒有釐清,副作用要設法解決。

這個政策的初衷是鼓勵生育,然而,技術問題不能解決,造成政策與目的互相違背,適得其反。尤其,事前沒有跟私立業者協商,沒有配套,沒有緩衝,不准業者調漲收費又不准逾時延托等相關規定,扼殺私立托育業者,政府要扼殺業者也可以,要讓私立托育業者關門,政府是否有能力全部接收,從根本解決問題?

「公共化」是非常理想的政策目標,包括托育、幼教、高教、托老長照、醫療健保都屬公共化的範疇,都要由政府買單,前提是政府要有足夠的財源。一切政策的推行都要以經濟發展為前提,沒有經濟,不能解決後續的問題,沒有經濟,就沒有公共化的服務。現在台灣的福利政策要學歐洲,但是,經濟發展卻是越走越窄的本土化經濟,如何創造出足夠的財源去投入社會福利?

再者,台灣最高的稅負是45%,平均稅負是15%,這麼低的稅負實不足以支付龐大的社會福利支出,調高稅負,目前根本不可行。

綜合與會者的意見,可以說這個政策草率、莽撞,甚至淪為政策買票。政策的不確定性,可以調整、修正,以求得最完善的政策,創造政府、業者與家長幼兒三贏的局面。

童燕珍/高雄市議員

公共托育匆匆上路 錯誤政策比貪污更可怕

行政院日前公布準公共化托育政策,兩歲以下幼兒交由與政府簽約的保母或私立托嬰中心照顧的家庭,給予每月新台幣6000元的托育費用補助,幼兒就讀準公共計畫幼兒園的家長可獲3500元到5500元不等的補助。

賴清德在臺南市長任內做私幼公共化的實驗,實施期間第1期有1家私立及3家非營利幼兒園參與計畫,第2期有3家私立幼兒園參與,加起來只有4家私幼願意轉換成準公共化,相對臺南市總共有331家私立幼兒園,所佔比例極低,說明臺南的準公共化托育政策是失敗的經驗。

這次政策事先未與業者溝通,也沒有舉辦公聽會聽聽業者及家長的意見,就決定將公私幼的比例從30:70調整為40:60;個人對增加公共化幼兒園的政策是贊成的,每年都會很多人關說希望讓小孩進公幼,但排隊還是擠不進去,造成家長怨聲載道。

事實上,現在的托育政策已傾向不走公幼,因為政府要付出很大的成本,要考慮老師的退休金及資遣費,因此才出現非營利幼兒園,目前高雄市每一年約增加6至8家,由民間經營、政府補助,設備均由政府利用少子化而多出的閒置空間來辦非營利幼兒園,根據偏鄉或城市的差異補助家長3至5成不等的月費。

私立幼兒園投入高成本,在無法調漲費用之下,為節省成本不敢增加設備,幼教品質不升反降,非營利幼兒園又來搶食私幼大餅,再加上公幼,三種不同的收費演變成階級化,政府在準公共化托育政策上並未做好準備就匆匆上路,形同為年底選舉進行政策買票。

再談到未與政府簽約的托嬰機構,每月僅能獲得2500元學費補助,又被限制不得漲價,保母也因薪水無改善空間而不滿,造成很多托嬰中心仍在觀望中,到目前還不肯簽約;不但業者對準公共化政策不認同,連高雄市教育局也是一問三不知,「錯誤的政策比貪污還可怕」。

陳麗菁/高雄扶儷托育照護系統創辦人

政策不明確細節未公布 干預多於輔導

「托育準公共化」這麼重大的政策,政府宣佈自8月1日上路,事先沒有跟業者召開任何的說明會或協調會,所有的訊息都來自媒體的報導。還要面對家長攸關他們權益的詢問,業者如何回答?市政府要業者推派代表開會,竟然要與會代表簽「保密協定」,不得對外透漏會議內容,否則法辦,為什麼公共政策的討論,不能對外揭露?

政府補助6000元,大家都樂見其成,但是,這個撒錢措施卻撒出一堆不該有的問題,讓政策美意適得其反。整個政策只有6000元是透明的,其他政策細節全部封鎖,歸納其政策目標,就是在打造一個「台灣托育的不友善環境」。

簡單說,政府補助6000元給家長當托育費用,就讓家長按其需要自行選擇他要的托育機構,這筆錢不是撥給托育機構,政府要怎麼玩,干機構何事?但是,政府就用這6000元,要把所有的私立托育機構納入「準」公營模式,第一、統一收費,訂定收費天花板,你要調漲,一定要市政府同意,他也可以不同意調漲。第二,他又強制規定調漲托育人員薪資,第一年薪資25200元,第二年28000元,第三年32000元,不管你賺錢與否,一律「公務員薪水化」,以達成調高台灣薪資的政治目的。

試問,開在凹仔底的托育所跟開在大寮托育所的房租成本與人事成本,可以相提並論統一化嗎?員工調薪的支出,政府買單嗎?回歸市場機制,讓供需雙方自由選擇與競爭,才能打造托育的友善環境。

此外,政府又用嚴刑峻法伺候業者,七點以後不准延托,如果家長沒在七點前來接小孩,難道把小孩丟在門口等家長?又要求「感染管控」,每週業者要通報幼兒是否過敏、流鼻涕、咳嗽,沒有通報罰一萬,我們不是醫療專業人員,怎麼判斷幼兒是否罹患玫瑰疹?

我呼籲業者團結,拒簽賣身契,撐過這兩個月,再跟政府重啟談判。

劉秋芳/全國幼兒園暨教保人員聯盟總會副總會長

公托政策限制漲價 形同公然綁架私幼業者

最近政府開始警覺到少子化已成國安問題,其實當初有個「向下扎根、往上發展」的國教計畫,12年國教以國小、國中、高中為主,但直到現在才發現方向錯了,應該是幼教、國小、國中才對,但要如何拯救?不是胡搞瞎搞,而是要拿出一套辦法。

提到托嬰政策,前兩年帶了全臺36個幼教公會理事長去瑞典取經,看看北歐的福利政策,結果發現當地不管孩子念公幼或私幼,學費都是一樣的,老師不論在公幼或私幼服務,薪水也都是一樣的。北歐有這麼好的福利,主要是稅抽得很重,稅率從45到60%,而且政府很清廉,錢全部用在社會福利上。

其實,少子化的原因有很多面向,責任並不在私幼業者身上,包括經濟及就業方面也都是原因。公立幼兒園每年花在孩子身上的經費大約13萬5000到15萬元,如果依照平等原則,政府應該每年每個孩子給私幼同額補助,但政府不敢做,一旦全額補助私幼,公幼一定全數關門,因為私幼在服務時間上更具彈性。

私幼公共化政策,說穿了就是綁架業者,私幼建置設施,全部自掏腰包,政府沒有補助半毛錢,為何還限制私幼不能漲價?連薪水也要限制,應該回歸市場機制才對,城鄉有差距,房租、薪水都不一樣。老師有本科系畢業,有高中畢業,有專科畢業,有大學畢業,甚至有研究所畢業,薪水能一概而論嗎?

公共化托育政策既無法滿足業者與家長需求,更有自相矛盾之處,顯見政府已亂了手腳,隨便隔空抓藥,有很多不合理之處,很明顯是為了選舉在政策買票。

最近造成大家困擾的是,準公共化托育政策不是全國一起同步實施,而是15個縣市先做,6都明年再做,也就是讓15個縣市做白老鼠。

學校的老師出缺可以用代理教師,但托育機構卻不能聘用臨時的代理老師,也不合理。

張鈺珮/輔英科大幼保系助理教授

臺灣財政準備不足 難套用北歐公共化模式

這次在準公共化托育政策上,行政院想把北歐福利國家的方式在臺灣套用,但是臺灣稅收太低,不足以負擔,北歐財政準備充足,所以才能做到九成的公共化,保母及托育機構完全由政府補助;臺灣在財政上根本無法負擔公共化的費用。

國外的作法,政府補助通常是用來改善機構的,而不是直接拿給家長的,現在臺灣有點像是把國外好的政策拿來參考,希望能全部融合在一起,事實上這些政策有不同的背景,如果從公共化的角度來看,就要考量財源從哪裡來,否則財政缺口如何補足?

而政府給予家長生育津貼的用意,在於家長本身願意自行撫育小孩,透過補助在就業及其他方面給予協助,讓家長其中一方有更多時間甚至全職在家照顧小孩;另一種方式就是以貼津協助家長育兒,將小孩委由托育機構照料。但現在政府有點把托育補助與生育津貼混為一談了。

托育機構經營的困境是既要符合勞基法,又要遵守幼教法,勞基法也規定每工作四小時必須休息半小時,但實際上做不到,小孩不是機器要關就關,中午休息時間也要照顧。輪班方式也不可行,因為小孩會認老師,而幼教法又規定教室中必須有法定的師生比,所以托育機構遵守勞基法,就可能違反幼教法,遵守幼教法,又可能違反勞基法,兩法相衝突,讓托育機構無所適從。

公共化是一個好的議題,我們曾做過一份研究指出,臺灣人在經濟許可下每個家庭理想的生育數是三個,但實際上卻是平均生不到一個,最大原因就是怕養不起小孩,政府很急著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嚴格控管不准托育機構漲價,但財政缺口及配套措施都要先做好準備。

經營幼教機構的人事成本非常高,壓低人事成本不符合幼教趨勢,如果政府沒有在薪資補貼及設備更新上給予協助,業者在這樣的環境下往往就會出現經營上的問題。【臺灣公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