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校長任命案應從「一」而終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台大校長任命案應從「一」而終

遴選出線的台大校長管中閔(取自管中閔臉書)

從內政部長轉任到教育部長的葉俊榮,不愧是高手,針對台大校長的任命案,頗能穩住大局,旁徵博引,抽絲剝繭,逐步解套,從一開始的「三條路」到最近的「各讓一步」,目標還是鎖定重啟遴選會議,力求翻案「拔管」。他在臉書中分析得頭頭是道,把脈診斷完全正確,可惜的是,最後一步,也是最重要的處方卻開錯了藥方。

依法行政,基本上是沒有「三條路可走」這回事,就那麼一條路可走,也沒有「各讓一步」的便宜行事。尤其是「公立大學遴選校長」這件事,是中華民國法律制度與教育體制規定得最乾脆明確的「不二價」,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模糊空間。

根據《大學法》第九條「校長遴選委員會成員之比例與產生方式」,規定「新任公立大學校之產生,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這樣說或許不是很明確,如果再對照私立大學校長的產生方式,就很清楚了「私立大學校長由董事會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

公立大學校長遴選出來後是報直轄市、縣、市、教育部「聘任」,私立大學校長是遴選出來後報教育部「核准聘任」。一個是「聘任」,一個是「核准聘任」。所以,教育部長只能毫無選擇的對公立大學選出來校長發出聘書「聘任」。大學自主中最重要的一環是選校長自主這塊,教育部已經放棄審核權了,照聘就對了,其他的旁門左道,通通違法。

至於,遴選過程如有違法瑕疵以及救濟方式,就瑕疵而言,既是瑕疵,就瑕不掩瑜,誠如葉俊榮在臉書中所言「教育部也不能藉著對於程序瑕疵的斤斤計較,而實質介入」。

再說「救濟」,既是救濟,一定是事後為之。若有「其他關係人基於權益保障或公益維護採取各種法律行動」,就如葉俊榮臉書的分析「在民主法治國家,最終的裁決者仍是法院,並非行政機關」。所以,行政機關不能預作裁判,事前否決。只有先准了之後,最後再被法院判決趕下臺,那才是救濟的唯一之路。

其實本案的法理與法條,清楚明確,爭論無益,從一而終,就對了,這個「一」,就是那一條法律條文。【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