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娃娃機“霸街”臺灣的警訊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夾娃娃機在臺灣街頭隨處可見,儼然“霸街”。 (資料圖片)

  在北京清華大學攻讀博士的臺生羅鼎鈞近期返臺發現,之前他家附近的餐館如今都變成了夾娃娃機店,壹層店面約100平方米大小,擺滿了各種娃娃機臺和兌幣機。他有壹種隱隱的擔憂:“看似為臺灣民眾提供壹個新的休閑娛樂場所,但實則是臺灣經濟不景氣的壹個警訊。”

  警訊壹:中小業者已現疲態

  臺灣的夾娃娃機店這兩年擴張究竟有多厲害?數字會說話。

  根據臺財政主管部門統計,臺灣夾娃娃機店數量已經從2013年的169家增長到2016年的920家,截至今年2月更是暴增至3600家,是5年前的200多倍。不過,這還只是保守數據。據業界的非正式統計,全臺夾娃娃機店的數量已經超過1萬家,全年產值超過1000億元(新臺幣,下同),相當於臺灣航空業的年產值。

  有臺灣媒體人對記者表示,臺灣夾娃娃機的密度已經大到在全臺都“轉身可見”。不管是在臺北人流量大的捷運站、旅客聚集的西門釘、高端商圈信義區,還是在鹿港、恒春、九份這樣的小鎮,夾娃娃機店隨處可見,讓人看到頭皮發麻。

  臺灣自動販賣機商業同業公會總聯合會前副理事長紀富騰解釋,夾娃娃機店爆炸性增長反映“低成本、低消費”的“末端經濟”趨勢。

  臺灣經濟不景氣,加上民進黨當局推出“壹例壹休”政策,增加營業成本,商家入不敷出,各地掀起退租潮,商鋪空置率達到新高。以臺北東區為例,原本人潮不斷的黃金商圈隨著多家精品店和科技產品經銷商相繼撤出後開始走下坡,店面的招租廣告四處可見卻乏人問津,有的甚至淪為短期特賣會的場地。2017年東區商鋪空置率超過7%,多家商鋪空置超過3年。

  在找不到更好投資、商鋪租賃市場又不景氣的情況下,為了不讓商鋪空著,開夾娃娃機店就成了大多數人的權宜之計。開業門檻低,不用裝修店面,不用專人看店,關張成本也低,連人氣較旺的黃金地段也選擇跟風。實體零售業、服務業不斷萎縮,盡顯中小業者投資經營疲態。

  警訊二:年輕人對未來茫然

  臺灣夾娃娃機店由“臺主”和“場主”共同經營,“場主”提供地點,負責店面裝修、水電及管理夾娃娃機,再分租機臺給“臺主”。“臺主”則負責機內物品放置和調整夾子參數,賺得硬幣全歸“臺主”。不同於連鎖小吃、手搖飲料等傳統店面需要十幾萬元甚至上百萬元加盟費,當“臺主”只需要每月支付幾千元至幾萬元不等的租金即可。低入門門檻,吸引大量年輕人小本投資。

  長期研究臺灣商圈發展的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助理教授黃誌彥表示,這反映出年輕人對社會與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缺乏長期目標追求,只追求比較輕松的工作。

  紀富騰估計,全臺從事夾娃娃機的10萬名從業人口中,約九成有正職。“現在經濟不好,社會底層的人都想試試看,用夾娃娃機創業,很多租下夾娃娃機的‘臺主’不乏學生、警察和軍官,他們很多是基於對政府沒有信心,才選擇賺外快。”

  臺灣的壹項調查顯示,近90%的“場主”和“臺主”都有正職。其中有軍人、公務員、教師、通信科技業者、金融業者,還有會計師、律師等,但最多的仍是服務業、學生和制造業從業人員。兼職者中74%的人,每月正職含非經常性薪資的總收入低於4萬元,是真真切切的社會草根人群。

  尤其是年輕人,看到臺灣薪資幾十年沒有明顯成長,既想創業致富,又擔心成功管道被社會上的老人占據,只敢小打小鬧。

  警訊三:激發社會不安因素

  臺灣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曾是夾娃娃機重度玩家,他認為,夾娃娃的精髓,其實不在於娃娃,而在於“夾”。夾娃娃滿足了人們以小博大的快感,消費者能用最低成本滿足冒險、刺激的欲望。

  “如果過去幾年談的小確幸是小咖啡館、小小的消費和滿足,那夾娃娃召喚出來的,就是小刺激、小冒險,我投十塊、二十塊,就可以賭壹把,夾到很高興,夾不到也不會失去太多。”李明璁認為,夾娃娃機變成當前年輕人重要的解悶管道。

  但這樣的機器,如果在學校、醫院、住宅周邊泛濫,就會產生壹定的負面影響。臺灣家扶基金會上月發布的壹項調查結果顯示,島內43.6%的兒童幾乎每周都玩夾娃娃機,10.9%每周會玩4天以上,7%兒童常在晚上10時後去玩。同時,68.3%的兒童覺得夾娃娃機很好玩,37%會壹直投錢直到夾到想要的物品。成癮、深夜在外逗留、被騷擾霸淩,都可能產生極壞後果。

  另外,“場主”是否依法繳稅,夾娃娃機內是否擺放違法或有礙觀瞻的物品,深夜營業會否引來群眾滋事成為治安死角等,五花八門的衍生問題都不好解決。曾有媒體報道,某夾娃娃機店為了招攬生意,竟請身著比基尼的年輕女模特鉆進夾娃娃機內陪客人玩,引發輿論爭議。前述調查中,也有19.7%的兒童表示,曾在夾娃娃機店看到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物品。

  多名民意代表呼籲臺當局監管部門制定把關機制,規範夾娃娃機店的地點和商品,例如遠離學校和醫院等場所,並杜絕違禁品等。不過,紀富騰認為這樣見效太慢,消費者不會天天過來夾娃娃,“熱潮或許還會再燒壹年,說不定政府還沒來得及制定辦法,夾娃娃機店就已經退熱。”他說:“當臺灣經濟復蘇,夾娃娃機就會退潮了。”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