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手到科技印刷領航者的陳詔冠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每周人物專訪】
從黑手到科技印刷領航者的陳詔冠

日本富士全錄公司舉辦全世界印刷設備應用展,宏冠印刷榮獲亞洲區金牌奬,陳詔冠(右)與日本富士全錄台灣區董事長合影。(宏冠印刷/提供)

宏冠科技印刷老闆陳詔冠,出身貧困,早年在印刷廠工作,十七歲代表高雄市參加全省排字比賽,榮獲排字速度最快選手。退伍後,考進高雄老字號報社《台灣新聞報》的印刷廠擔任排字工。那是名副其實的「黑手」,每晚下班前,都要把沾滿鉛字油墨的雙手用南僑肥皂用力搓洗,才能下班。

民國九○年,《台灣新聞報》民營化,陳詔冠被資遣回家經營印刷店。最高學歷只有海青工商夜補校的陳老闆,基於對印刷的感情,異想天開一腳跨進電腦數位印刷的熱帶雨林,披荊斬棘,卻讓不懂電腦的他開創了一條前所未有,結合電腦、數位、印刷的「電腦科技印刷」。這在業界,不只是第一,有很長一段時間還是台灣與兩岸的唯一,難能可貴的是這個第一與唯一的誕生地是在高雄。

陳詔冠燒錢研發、整合的印刷系統稱之為「POD(Print on Demand)即需即印無版印刷」,此項創意也得到經濟部的創新研究發明肯定。要了解這個專業又讓「知者得利」的印刷科技,要從三方面切入:技術面、生產面、市場面。

技術面:POD的關鍵技術就是「無版印刷」,傳統印刷有一個很重要的流程─製版,沒有網版就無法印刷,製版決定印刷品質的好壞。所謂無版印刷就是利用電腦的精密度,客戶的稿面係網版,省掉耗時、厚工又花錢與人事成本的製版流程,因此而產生革命性連鎖的效應是極為驚人的。

生產面:POD在生產面創造最大的競爭力,就是「少量印刷」。傳統印刷受限於「印量」,一定要達到「經濟規模印量」,才能上機印刷,因此而架高印刷成本。「少量印刷」突破傳統印刷「印多不難,印少才難,印一本最難」的緊箍咒,「從1到X到8」任何一個數量的印量都可以印的全方位「客製化」市場。

市場面:這個市場之大請參閱附圖,也就是陳詔冠所說的「庶民出版市場」。

出版市場的金字塔結構圖。

陳詔冠更創造了「出版人權」的理念,他認為就人權的角度而言,出版權跟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一樣屬天賦人權,只要是人,他都可以根據他的想法出版他的作品,這是出版人權。

宏冠印刷POD無版印刷全自動化系統的組合。(宏冠印刷/提供)

出版品,不管它是一本或幾千本,都可以藉書籍的份量,傳布出版者的思想、理念、想法、作品,而達到傳播的效果。書是一種肯定,一種認證、一種身分,沒有「書」的加持,人的份量就打折,就不能稱為「作家」,出版人權即無法踐履。

可是,長久以來,礙於出版的技術問題,市場「以量制價」的導向,「印以稀為貴」、少的不印的排擠效應,出版人權淪為少數「暢銷作家」的專利。

然而,只要出版過一本書,就可稱為「作家」的定義。無版少量印刷對出版人權最大的貢獻,就是顛覆傳統出版人權的限制,培植無數的「一本作家」(生平只出一種書,而且只印一本),滿足絕大多數庶民出版的需求,完全實踐出版人權,而做到「全民出版」的境界。

「無版少量印刷」除了滿足庶民出版的需求之外,對於大出版商同樣有很大的助益。一般出版商決定要上市某種新書時,有兩個疑難點:第一是沒有樣書;第二是無法預估銷售量,而無法決定印多少本?

有了少量印刷後,可以先做幾本跟「成書」完全一樣的樣書,先行推廣促銷,根據市場反應及預約量決定印刷數量,如果達於「經濟規模印量」,就上機印刷,如果反應不佳,就用少量印刷印給預約讀者,因此而省掉投資風險。

這套萬無一失的避險作法,不只出版社採行,類似「亞馬遜」的大中小型電子書商,都如法炮製,宏冠最近接了許多大陸出版商跨海委製的訂單,由此可見,先行者對出版市場偉大的領航貢獻。【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

陳詔冠夫妻伉儷情深。(宏冠印刷/提供)

宏冠科技印刷聯繫資料
地 址:高雄市鼓山二路33號
TEL:07-533-6577
E-MAIL:hung.kuan@msa.hinet.net
網 站:http://pod.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