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冷對抗中的金門角色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兩岸冷對抗中的金門角色


普世矚目的川金會在新加坡舉行。從雙方早先的劍拔弩張瀕臨開戰的熱對抗,倏忽轉換為充滿和平憧憬的戲碼。作為東道主的新加坡在居中穿針引線迎來送往之際,雖誇稱耗費數千萬美元,但明眼人均知,川普與金正恩固然各取所需以勝軍之態風光返國,其實出錢出力營造世紀峰會的新加坡才是紮實兼得面子裡子:表面上是接待各國蜂擁而至的兩千五百名記者所帶來的宣傳效果,但最重要的是信任!讓世人普遍信任新加坡安全、有經驗、有能力、有財力,是世界級的高峰會議的絕佳地點。這種信任的價值遠非千萬美元所能相比。作為一個城市國家,長久以來在國際上以靈活的外交手腕周旋於列強之間,從未因其小而受輕視,甚至就其特殊之鞭刑曾經面臨美國施加壓力,新加坡依然不為所動,堅持其法律制度;其以小事大之靈活策略殊值金門借鑒!

反觀冷對抗賽局中的兩岸,自從蔡英文政府全面執政以來,一連串趨向獨立的政策將兩岸關係從馬政府時期的熱絡互動打入冷宮,官方互動全面停擺,大陸官方對台灣當局採取相應不理的態勢,甚至在軍事方面不斷以機艦繞台施加壓力,在國際政治上封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拔除台灣邦交國,企圖迫使蔡政府從趨獨的路線走回趨統的方向,惟從陸委會等官員強勢之發言中觀察,兩岸關係在短期中似乎難以擺脫冷對抗的困局。

金門之政治地位同樣夾於陸台兩大之間,值此冷對抗之局勢,其實金門可以扮演相當靈活之角色,是橋梁、是信使或是潤滑油,是困局窘境之下台階,是制度先行先試的實驗區,更可以是兩岸凝聚共識的平台!本文試提出下列由淺入深之建議:

一、首先,涉及人命之聯合搜救演練機制,毫無疑問,是兩岸共同關心的議題。兩岸海上搜救任務機構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二年在金廈海域,二○一四在連江馬尾海域舉辦「海峽兩岸海上聯合搜救演練」,其著眼點即在於每年一百五十萬小三通旅次的航運安全。可惜隨著蔡政府上台,二○一六年就停止該項聯合搜救演練;但是考量到人命是最高價值,航運安全攸關兩岸人民,豈可因政治上之不諧而忽視之?更何況前三次操作時兩岸都可以拋棄主權爭議改掛聯合搜救演練專用旗幟執行任務,基此,金門應積極遊說兩岸,爭取是項演練恢復在金門辦理,如為避免政治上的窘境,靈活的以民間組織(我方的中華搜救協會、陸方的海峽兩岸航運交流協會)作為白手套,方為造福商旅之善政。

二、再者;共構環境保護生態保育之聯合治理機制,亦是刻不容緩之重要議題!金廈海域共同面對的海漂垃圾問題、超抽海砂問題、中華白海豚保育問題、電魚炸魚等過度捕撈問題等等,在在都是侵蝕環境破壞永續利用的嚴重問題,這些問題也無法由兩岸單獨一方片面的改善或維護措施而得以解決。環境生態是人類在地球上永續生存的基本條件,沒有良好的環境生態人類連維持基本生存都做不到,遑論經濟發展!而且環境議題在政治上敏感性較低,歧異度也低,因此,金門應當站上檯面,大聲的呼籲兩岸共同解決這些環境方面的問題,遊說兩岸當局建立金廈海域環境治理機制,例如在金門共同支持登記設立一個民間性質的環境法人組織,由此一民間組織來執行前述環境生態的保護措施,如果需要動用到公權力,可以由兩岸當局以行政委託之方式授予之。這樣的環保議題,金門絕對是居間協調籌辦之最佳當事人兼倡議人!

三、回顧一九九三年辜汪會談、二○一五年馬習會談都在新加坡舉行,其實,也可以爭取在金門會談,二○一五陸委會夏立言與國台辦張志軍即是在金門會談!

金門無論是在安全性方面具有優勢,在籌辦高層級會談已經累積相當之經驗,早在一九九○年即曾籌辦兩岸紅十字會(台方陳長文,陸方韓長林)在金門達成簽署『金門協議』,處理人員遣返問題,該協議一直到今年都還持續操作發揮功能!未來如果兩岸之間有任何官方接觸或民間交流,都應該積極爭取在金門籌辦,例如最近舉行的連習會,或者未來的蔡習會,金門居於兩岸樞紐地位,都應該積極發聲遊說兩岸當局選擇在金門籌辦!甚至民間政經議題之論壇或學術交流研討會等,猶如新加坡每年舉辦之香格里拉論壇,金門都應該積極的出面擔任東道主籌畫策辦,累積信任資本,拉高金門在兩岸事務當中的能見度與影響力!

『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天下至廣而世局變幻,不宜以單一僵化思維處世,新加坡以其機靈應變周旋於列強之間,金門也應該在兩岸之間創造議題巧用槓桿,於冷對抗困局中發揮關鍵的樞紐功能,此不僅金門之福祉,更是兩岸之福祉。【臺灣公論報】(李瑞生/金門大學海洋邊境管理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