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梵谷─八大山人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江西風景獨好】系列報導之3
東方梵谷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塑像

八大山人朱耷是明末清初畫壇「四僧」之一,中國畫的一代宗師,姓朱,名統 ,訓名耷,是明朝的皇親宗室,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甯獻王朱權的九世孫子。甯王改封南昌後,歷代子孫世居南昌等地。

朱耷的祖父朱多炡是一位詩人兼畫家,山水畫風多宗法二米;父親朱謀覲,擅長山水花鳥,名噪江右;叔父朱謀垔也是一位畫家,著有《畫史會要》。朱耷生長在宗室家庭,從小受到藝術陶冶,又聰明好學,自幼就能作詩作畫。明朝滅亡時,朱耷才十九歲,國破家亡,心情悲憤,他便假裝聾啞,隱姓埋名遁跡空門,剃髮為僧,改名雪個,潛居山野。朱耷三十六歲時找到南昌城郊天寧觀,並將天寧觀改建,並更名為「青雲圃」。

青雲圃本來是南昌一處歷史悠久的道院。相傳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周靈王太子晉到此開基煉丹,創建道場,煉丹成仙。西漢時南昌縣尉梅福棄官隱居於此,建梅仙祠。晉朝許遜治水也在此開闢道場,始創「淨明宗教」,易名為太極觀,從此正式形成道統,屬淨明道派。歷經幾次改名,在宋朝奉敕賜名為天寧觀。朱耷前來訪求先賢遺跡,很賞識這裡的山川風景,於是在原有道院基礎上進行重建並改名,從此,朱耷便成了青雲圃的開山祖師。後來將「圃」改為「譜」,以示「青雲」傳譜,有牒可據,從此改稱「青雲譜」。而朱耷亦僧亦道的身分,主要不在於宗教信仰,而是為了逃避清朝對明朝宗室遺族的追殺,藉以隱蔽和保存自己。

朱耷晚年取號稱「八大山人」,並一直用到去世。對於八大山人的由來,有一種說法是:「朱」字少個「牛」就剩下「八」,「耷」字少了「耳」就剩下「大」。牛耳是指有權力的人,朱耷把牛耳去掉權力消失了,皇親貴族成了亡命之徒,也是在暗喻自己的處境。

八大山人朱耷歷經國破家亡的創傷,只能寄情書畫抒發抑鬱悲苦之情,在創作中安放自己孤獨的靈魂。八大山人有一首題畫詩說:「墨點無多淚點多,山河仍是舊山河。橫流薍石枒杈樹,留得文林細揣摩。」足為其生涯與藝術交融之寫照。

現代美術家范曾先生這樣評價他:「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中國美術史苟無八大山人,絕對也會黯然失色。八大山人對中國畫的貢獻幾乎是不可計量的,而隨著歷史的推移,他的藝術將使千秋蒙庥,恩澤無以數計的後之來者。」1985年八大山人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宣布為中國古代十大文化藝術名人之一。【臺灣公論報】

八大山人畫冊

八大山人自畫像

清初江西清剿戰況,紀錄明朝遺族被追殺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