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墾丁魂(上)—堅持反國家公園的張昌益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墾丁興衰】專題報導之十六
永遠的墾丁魂(上)—堅持反國家公園的張昌益

98年6月3日張昌益卛隊衝進立法院,圖為《聯合報》次日的報導。

撇開枝枝節節的問題,墾丁要興要衰。結構性的關鍵問題還是在大墾丁地區是否該劃入國家公園,一味以保育為主,排斥觀光?還是改為國家風景區,兼顧保育的情況下,發展觀光?

墾丁國家公園最大的兩個問題:一是時地不宜,與墾丁已經高度開發的觀光勝地極不搭調,最簡單的質疑就是,墾丁大街勝過西門町的人潮聚集之處,竟然是「國家公園」?第二是挾中央單位之尚方寶劍,違反民主所有價值與程序,偏離民主制度應有之公平正義、尊重民意的精神,霸凌在地居民,剝奪人民財產權益。

因此,從墾丁國家公園設立之後,與當地居民齟齬不斷,抗爭四起,驅逐墾管處之行動,從未間斷。雙方幾乎已到「不共戴天」的地步,恆春人先天就注入反國家公園的基因,反國家公園就成了恆春人與生俱來的宿命與使命。

翻開恆春地區的反國家公園的抗爭史,地方上的激烈情緒固不用說,屏東縣的歷任縣長在他們擔任縣長、立委、議員期間均曾帶頭衝撞墾管處,尤其是民進黨檯面上的政治明星,都曾是反國家公園的先行者,從老縣長蘇貞昌(圖一)、前縣長蘇嘉全(圖二)、到現任縣長潘孟安(圖三),都在他們的從政之路上,力挺恆春人反墾丁國家公園,大力爭取恆春人應有的權利與維護民主的價值。

圖一:蘇貞昌縣長在25年前就為反墾丁國家公園發聲

圖二:蘇嘉全院長在25年前就帶頭反國家公園

圖三:潘孟安縣長16年前就是反墾丁國家公園的頭。

即使到了今天,糾結與矛盾依然存在,屏東縣觀光傳播處黃建嘉處長接受《遠見》與《天下》專訪,結論都是「忿忿不平」。黃處長與墾管處提過許多行銷建議,都被回絕。為了救五里亭機場,規劃直升機空遊,也被墾管處以影響候鳥為由回絕。「我挑戰他,聯訓基地每天直升機起降,砲聲隆隆,為什麼軍方可,觀光就不可?」黃建嘉說「在保護(生態)下發展觀光,也不要限制成這樣!」墾丁長期由墾管處「把持」,要進一步協助輔導觀光,門都沒有。

縣政府甚至要另起爐灶,在墾管處轄區之外,另外成立「落山風風景區」,可見「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

至於恆春在地人,無不在「除三害」的大旗下,力除首害國家公園,前仆後繼。但是,從頭到尾,始終如一,毫不退縮,絕不妥協,甚至為了反國家公園坐黑牢,賠上自己青春、事業與財產的,只有墾丁里長張昌益一人。

張昌益不是無業遊民,也不是「啃」社運利頭的地痞,他有自己的事業體,開飯店,經營幾家民宿、Pub餐廳、水上活動,這些無不在墾管處的管轄之下,只要他當墾管處的順民,可以省掉多少麻煩,甚至有很多好處。他的家人親戚、親朋好友,事業夥伴,無不勸他「顧事業,不要反」,但是,張里長不為所動,不計個人毀譽與千瘡百孔,堅持反到底。

之前,恆春人計畫在九十九年十二月,發動一次大規模的北上抗爭行動,但是,張昌益在十一月廿二日「就被掃黑抓進去了!」,群龍無首,抗爭因此停擺,一直到次年一月十四日獲得交保,重整旗鼓,於十一月八日,才帶隊北上內政部抗議。沒有他,就沒有抗爭。

要是換做別人,早都心灰意冷,屈服於國家暴力之下,退出江湖,但是他,打死不退。

正因為有人不計代價帶頭衝撞,要求劃出,墾管處不得不釋出該給的權益,墾管處這次辦理「四通」將墾丁畫為「管三」,區內民宅可由三樓增建至五樓,農業用地可以變更為建地,大放利多。沒有革命式的爭取,這些權益會從天而降?

一人受苦,全體受益,這就是墾丁魂的精神。【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