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神聖之客:埃及聖䴉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迷途的神聖之客:埃及聖䴉

長相奇怪的白鷺鷥

幾隻小白鷺在溪邊、湖畔漫步,或是農地中披上黃羽、追逐耕耘機的黃頭鷺,是許多人對於農村、河岸的鮮明印象。然而十幾年前開始有人發現,有些鷺鷥的頭變黑了,背脊也駝了,是不是環境污染、變化的太厲害,讓牠們羽色不再潔白、身體也無法挺立呢?不是的,其實牠們並不是白鷺鷥,而是另一群與白鷺鷥生活在類似環境,但是被錯置的遠方朋友:埃及聖䴉。

迷途的神聖之客

埃及聖䴉鳥如其名,原本分布於埃及、非洲等地,也被稱為埃及聖朱鷺或埃及聖鷺,是古埃及中的「神聖之鳥」。尼羅河流域氾濫後,大批聖䴉會出現河畔,以厚而彎的長嘴在泥灘地上覓食。農民看到這樣的景象,便被提醒耕作時間到了。因此、古埃及人遵奉這些聖䴉為智慧之神「托特(白鷺神)」的象徵,守護著文藝、書記、數學、醫藥。

世界百大入侵物種之一

那麼,古埃及文明中的聖鳥,怎會流落到臺灣河畔呢?其實這是人類行動的意外。在臺灣地區最早有關埃及聖䴉的紀錄資料,是出現於1984年的關渡,推測牠們是由動物園意外逃逸。臺灣海岸或河口地區的環境與牠們的家鄉尼羅河的環境相似,又沒有原本的天敵或競爭者,因此這些地區成為這群「落難聖鳥」的樂園。在短短十幾年間埃及聖䴉的數量增長10倍有餘,埃及聖䴉的縱跡遍佈臺灣西岸,估計達1,500隻以上。不僅是在臺灣,法國、西班牙、荷蘭或美國的佛羅里達都已被牠們入侵,排擠當地其他鳥類生存環境。如此強悍的競爭與入侵能力,使牠們被列為世界百大入侵物種。

難以防治的課題

對埃及聖䴉而言,牠們只是想在異地奮力掙扎求生,但我們仍得想辦法彌補錯誤,保護臺灣的生態環境。因此林務局委託臺灣大學教授研究人道的防治措施,例如在巢位上方噴灑玉米油使巢蛋因無法換氣而無法孵化等方式,希望能夠抑制或削減埃及聖䴉的數量。然而效果極為有限,在關渡、彰化等地,埃及聖䴉的個體數量仍然在持續增加中。

給予我們的啟示

在臺灣地區這樣的「外來入侵物種」,不只是埃及聖䴉,其他如福壽螺、銀合歡、甚至近年有報導的魚虎、紅火蟻、沙氏變色蜥等,也都是外來入侵種。人類因為養殖、園藝或觀賞等需求,帶著全球各地的動植物移動,因為意外逃逸或人為棄置等不當行為,則使這些動植物遺置在世界另一地區,成為外來種。大部分外來種無法適應新環境,少部分適應良好的物種則因繁殖力強、缺乏天敵或競爭者等原因,族群的個體數呈現爆發性的成長速度,反過來壓迫新家的生態系的物種,成為「外來入侵種」。一旦成功適應新環境並建立族群後,往往會難以防治,不但威脅當地生態系統,更對農業、經濟或人體健康造成衝擊。因此,包含臺灣在內,目前世界各國無不對動植物的輸出輸入嚴加控管,就怕下一個外來入侵種再度衝擊本土生態系。因此,當古埃及智慧之神托特的長喙,在臺灣的海岸河口不斷揮舞時,或許也是要提醒我們,審慎對待大自然,並注意自己行為的後果吧!【臺灣公論報】(文/觀察家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鍾昆典‧圖/圖/侯良靖)

飛翔中的埃及聖䴉群中有一隻黑面琵鷺

鷺絲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