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量管制:自毀優質醫事人力培育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總量管制:自毀優質醫事人力培育

大學若有意籌設醫事人員培育相關科系,往往卡在所謂的「總量管制」上,這些醫事相關科系都由教育部與衛福部共同審議,尤其尊重後者衛生署的專業判斷,從來新設醫學系、藥學系的難度,幾乎不可能。

「總量管制」的計算母體,其實就是植基於現有台灣人口數額的醫療相關需求;但是,台灣在先進而優質的醫事教育資源、充沛而完整的醫療資源培育下出來優質醫事人力,我們的醫事人力資源只要能夠跨過語言門檻,即便是在美國也能保有極佳的世界級競爭力。台灣的美好,難道只能被台灣所用?而不能外溢,甚至是有目的的投射到「新南向」國家或中國大陸等特定的華人、華文世界中共享?台灣若意欲以「醫療產業與人力輸出」,藉此匯通天地,提升台灣的相對地位,就必須放寬小小台灣視野的「總量管制」,代之以「世界競爭力導向」的醫事人力培育,鬆綁「卡東」、「卡西」的自己掐死自己的限制,讓出一條台灣青年在全球就業的道路。

現有「總量管制」限制機制下,結構性納入一些背景是既有的醫事人力培育的大專院校成員,形成一個團結的圈內人禁止新設醫事相關科系來和自己競爭之學術既得利益怪圈。參與審議機制成員中,常見出身特定技職院校者,在校友、董事多重身份與利益交雜的情況下,例如:申設者明顯藥學博士師資遠遠優於該所欠缺競爭力的技職院校,最終事事都以一句「總量管制」來攔堵、駁回,使得劣幣驅逐良幣,該校得以勉強維持,在報到率年年嚴重下滑下,依賴僅存的藥學系暫緩退場。

醫事人力之培育首重專業性與實際需求,醫事人力內部失衡,一些醫療專業科別屢屢哀號醫師荒、藥師荒、護理師荒等等,衛福部在主導進行醫事人力的控管之際,「總量管制」的「總量」計算,顯然也不公,眼見到處新設護理科系,唯獨醫藥長期關門;護理師人力固然因年齡層升高而提高流動性,這種現象自然也存在於其他醫事人員,加上醫療無國界的市場流動,醫療機構設置標準所規範的醫病比失衡的呼求早已存在,這一切關鍵就在於刻意壓低「總量」供應,使得配比之間只要達到「保證就業」,至於醫事人力優劣的市場考核能否獲得反應和其他種種均可不論?

「總量管制」的「總量」已經不能再侷限於台灣格局之內,「總量」的思考,應該改以向全世界行銷台灣優質高教產業這項「對外輸出」的國家發展戰略,讓台灣優質的醫師、藥師、護理師、醫檢師等醫事人力,成為亞洲地區的人才庫與人力資源培育基地,放下既得利益與保證就業的僥倖,坦然面對真實世界的全球化競爭。【臺灣公論報】(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