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大街風暴之2 滅街、護街、奪街、掃街之戰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墾丁興衰】專題報導之九──墾丁大街風暴之2
滅街、護街、奪街、掃街之戰

墾丁大街夜市一眼看不盡的擁擠人潮。(王精誠/攝影)

墾丁大街夜市既有他不可磨滅的價值,與無可替代的功能,但是,相對所衍生的問題也嚴重衝擊交通、環境、市容與法治,於是一旦浮出檯面,兩難處理就變得非常棘手。

墾丁大街夜市問題之所以難解,在於其中的路權、管理權、取締權、裁罰權、經營權之錯綜複雜,

最名正言順的管理單位是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下稱墾管處),因為墾丁大街夜市就在墾丁國家公園內。但是,墾管處早在一○一年就放棄管轄權,他所搬出的法源是「台灣省攤販管理規定」,攤販管理屬地方政府權限,依權責為恆春鎮公所。但是,恆春鎮公所基於:第一,我沒有路權;第二,地方政府要管理的是合法攤販,大街攤販不是合法攤販,怎麼納管?一管就出事,所以也拒管。

第二個名正言順的管理單位,是擁有墾丁大街路權的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下稱三工處),三工處從頭到尾就一個立場:我只管台26線,不管攤販,台26線是省道,不准擺攤,若有違規就請屏東縣警局恆春分局墾丁派出所(下稱墾丁所)依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開單告發。

這一路推演下來,墾丁所就成了苦主,天下太平時,相安無事,一有風吹草動,就出外開單告發,開單的頻率要看「風聲鶴唳」的程度。

墾丁所的勤務叫開單,三工處的勤務叫「掃街」,不是派人員車輛去清掃大街,而是派出工程車、清潔車,在墾丁所與恆春鎮公所的支援下,到大街去清除違反「道路交通管理」的路障、招牌、攤販忘了推走的攤架、沒搬走的瓦斯桶、雜物等,掃街的頻率同樣也是看「風聲鶴唳」的程度。上媒體、被批評、長官盯,就掃得勤快一點。

這些權責的管理單位,之所以沒有採取斷絕生路的「霹靂手段」,是因為大家共同的「菩薩心腸」:大街能有今日,不易;大家謀生賺食,不易;沒有大街,大家更不易。

墾管處劉培東處長講得最中肯:「處理大街的時機是在十年前,當時沒有處理,就錯過最佳的處理時機。」

在公權力投鼠忌器以及大街夜市所產生的問題必須解決的情況下,墾丁社區發展協會基於「護街」的立場,適時補位,於一○六年八月一日接手大街垃圾的清理工作;屏東縣政府也大約在同個時間向公路總局提出設置「墾丁轉運站」的計畫,其目的是先針對大街交通雍塞提出治標的辦法。

這就是「護街」的做法,技術的問題,先技術解決,逐一解決為人詬病的環境髒、交通亂,至於根本解決問題的合法化,必須在各方取得台26線改道、改線的共識,讓大街夜市成為合法的攤販區,只要各方基於善念,墾丁大街夜市的問題最終得以皆大歡喜的解決。

但是,也就在墾丁社區協調認養墾丁大街前後,突然興起一批「滅街」的聲音,其主張非常激進:因為大街夜市違法營運在先,如果問題無法解決,就「滅街」了事。例如,他們反對興建「墾丁轉運站」的理由,就是只要攤販趕走了,交通順暢了,轉運站就不用建了。他們也鼓動大街夜市攤販拒絕向社區繳納清潔費。

「滅街派」或許有公義的成分,但是,也夾雜各種利益色彩,最簡單的道理就是「墾丁垮了,恆春受益;恆春垮了,競爭者受益」。因此,在消滅墾丁夜市的同時,總不忘推銷恆春鎮內周日的商展夜市,也沾沾自喜於恆春遊客日增、墾丁遊客日減,變相促銷。

這也不足為奇,弔詭的是「滅街派」似乎又為「奪街派」打前鋒、鋪路。因為有一批墾丁人另外成立了「恆春鎮墾丁商圈發展協會」,於105年九月申請,但是,遲至107年二月七日才正式運作,該協會的奪街企圖見於107年一月,當墾丁社區發展協會與三工處就認養墾丁大街續約時,該協會也遞件申請認養墾丁大街。

這更不足為奇,有競爭才有進步,但是,如果奪街是以玉石俱焚的滅街為前導,徹底摧毀現有運作機制與商機,再重頭收拾舊河山,這樣的奪街巷戰就太慘烈、太權謀,代價也未免太大。

一條墾丁大街的夜市竟然充滿掃街、護街、滅街到奪街跌宕起伏的機關算盡,這還只是內部的權鬥,至於引清兵入關的媒體大戰,請聽下回分解。【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

※本系列報導其他各篇,請上網搜尋:墾丁興衰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