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士大夫之國恥看潘部長下臺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有句名言大家可能都已經忘了,就是明末清初大儒顧炎武所說「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這句反諷的話把知識份子捧上了天,也真有不少讀書人以此自勵,牢記羞恥的氣節,有所為有所不為,就是為了不給國家丟臉的國恥。

「士大夫」是知識份子統稱,又可稱之為「讀冊人」。時至今日,已經沒人注意這個充滿階級意識的羞恥觀,不提的原因之一是,大家都讀過書,更主要的原因是大家都認為做不到「沒有無恥」,說某人的無恥是「國恥」,太沉重!

細觀這次教育部的「卡管」風波,一旦「國恥」的磚頭砸下來,是要砸死一堆無恥的士大夫!

第一個被砸的是剛請辭的前教育部長潘文忠,可是,這裡面又充滿懸疑與翻案情節。以我們對政務官最高的標準、也是最低的要求──請辭負責,此舉正是「士大夫有羞恥之心」的具體表現,可以按讚。

可是,潘文忠請辭的過程與時機非常吊詭,一般政務官請辭的最大原因就是為政策、為決策負責。從正面來分析,應該是潘部長反對「卡管」,同意管爺到「士大夫最高殿堂」的台大接任校長,然而,上面反對,所以辭職以示負責。可是,看他辭職的理由,他是反對管爺當台大校長的,也意味上面想休兵,讓管爺去當台大校長,他反對,所以請辭,否則,他在這個緊要關頭辭個什麼勁?然而,看潘爺辭職後的發展,周邊有事之士反而添加柴火,卡管方興未艾。

因此,這次潘爺請辭教育部長,應該是政府遷台以來最無厘頭、最沒有道理、與最懸疑的政務官請辭案例。他請辭的最佳時機應該是完成卡管任務,潘爺把管爺三振出局之後,台大校長換人做,為小英政府背上「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的十字架,瀟灑下臺,淘盡一切負評,退出江湖。

他在這個時候請辭,一切又回到原點,白白犧牲一位部長,又把燙手山芋拋給下任部長吳茂昆,沒有任何道理與牌理。

大家在讀顧炎武這篇《廉恥》時,都把焦點集中在「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而忽略了結論「彼眾昏之日,固未嘗無獨醒之人也」,這才是重點。台灣此時就需要「獨醒之人」,喚醒「國恥族群」,幹好士大夫的角色。【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