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梅花鹿的「四非題」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墾丁興衰】專題報導之五

墾丁梅花鹿的「四非題」

日前,十幾頭由墾管處復育繁殖的梅花鹿,從棲息的船帆石山區,集體下山,「熊熊」闖進船帆石到社頂的船頂路上,一時嚇壞了「棲息」在該地的農民百姓與遊客,開車族深怕沒有交通規則的梅花鹿突然闖到馬路中央遭撞,「鹿禍肇逃」事小,愛車撞壞找誰理賠?墾管處從不認這筆帳。

關於墾管處復育繁殖的梅花鹿問題的探討,大多見樹不見林,都被梅花鹿的萌樣以及墾管處的宣傳所矇蔽,要釐清梅花鹿的問題,驗明其正身,其實很簡單,就是四個「非」!

第一、非原棲息、原生種:沒人知道墾管處復育繁殖的梅花鹿是否原生種,是否摻了其它鹿種的基因。儘管墾管處委託科研單位研究,採集相關檢體證明牠們繁殖的是台灣原生種,那又怎樣?若別的單位驗證有不同結果,又怎麼說?就算是原生種,也不能證明恆春半島是牠們的原棲息地,恆春豐富的史料無相關的記載。

第二、非保育類、非野生動物:農委會認定,梅花鹿既不是保育類動物,也不屬於野生動物,人為獵捕或惡意虐待,「動物保護法」和「野生動物保育法」恐都不適用,根本無所謂「違法獵捕」的問題。

農委會強調,一九八九年《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前,梅花鹿就自台灣野外絕跡,因此梅花鹿不受野保法管轄。目前墾丁國家公園內的梅花鹿族群為人工復育而成,也不算是野生動物。但因為梅花鹿是墾丁國家公園所復育,「屬於墾丁國家公園的財產」,若有獵捕可以國家公園法或竊盜罪處置,農委會管不到。

第三、非法復育繁殖:就「法」的角度而言,墾管處目無法紀,違法在先,於巴十三年非法大量繁殖梅花鹿。根據民國六十一年六月十三日公告最原始的《國家公園法》,其中第六條、第八條說得清清楚楚,《國家公園法》選定與保護的標的為「於某地區自然演進生長,未經任何人工飼養、撫育或栽培之動物」。雖然第十七條補以「為應特殊需要,得引進外來動、植物」的但書,但此處的「特殊需要」應是指學術研究,不破壞原始生態系統的「少量」作為,而不是大量繁殖外來種野放於荒野,另行創造一個新的生態系。

一直到九十九年《國家公園法》第一次修法,才特別為墾管處復育繁殖梅花鹿的非法行徑解套,刪除《國家公園法》最重要精神的第六條與第八條,徒留第十七條「為應特殊需要,得引進外來動、植物」。即使如此,墾管處大量繁殖復育野放梅花鹿的行徑仍不符「特殊需要」的要件。復育野放梅花鹿成為觀光景點,豈是「特殊需要」?豈是國家公園的任務?

第四、擴大傷害的非法徙置:墾管處非法復育梅花鹿,鹿滿為患,破壞農作,引發農民抗議與賠償問題,墾管處在進退兩難之餘,想出「公地養公鹿」的這招,規畫收回大片公有地,作為梅花鹿的放養場域。

墾管處於一○五年七月七日公告「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管有土地被占用處理要點」,唯一的目標就是利用行政優勢強行收回龍磐公園附近景色絕倫的龍盤草原(又稱電台草原)。這種霸王硬上攻的方式正好驗證了「做了一個錯誤的決策之後,要用無數個錯誤的決策去彌補」,結果只是擴大加深傷害,衍生其他的問題:

這片廣袤的草原屬於「特別景觀區」,它最特別的景觀就是一望無際青翠的草原。但是,這片草原不是野生野長的,是草農定期採收更新、施肥、摘除雜草等耕種行為之下所創造出來的,墾管處不花分文取得美景。墾管處收回之後,要自行栽種牧草?墾管處有這些人力?或收回之後就放著不管,任其「拋荒」,然而,粗放型的牧草未經採收更新,將逐漸凋亡,為強勢的野生野草所取代,加上梅花鹿刨根式的嚼食牧草,壯觀優美之「特別景觀」將不復見。

其中最具爭議的是,墾管處不遵守一般的程序,以及當初向國有財產局撥用土地時的承諾,將來處分土地,地上原作物必須進行查估徵求補償。然而,墾管處也未查估也未徵求補償,直接就發了這麼一張公文「如巡查時發現有重機械進入或人員進入割除盤固拉牧草者,一律依占用及竊盜移送法辦。」

這是什麼「賊仔政府」!草農種的牧草,不能採收?即使土地是國有的,但是,地上物的盤固拉牧草卻是草農的,土地未得解決,地上物未見處理查估補償,墾管處即指揮「虎仔」之國家公園警察,以公權力加警察權「將進入割除盤固拉牧草者,一律依占用及竊盜移送法辦。」

結論就是第五非:「墾管處從頭到尾都是非法單位」。【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

墾管處所發「人員進入(龍盤草原)割除盤固拉牧草者,一律依占用及竊盜移送法辦。」無法無天的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