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洋葱豐收 價賤農民大傷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今年恆春半島的洋蔥大豐收,但是,卻陷入「歉收─價好─小賺」與「豐收─敗市─大虧」的惡性循環中。

豐收之後面臨市場崩盤的敗市,主要還是農產供需的老問題,市場派永遠佔上風,立於不敗之地。

敗市的原因,官方的說法有二:第一,恆春今年洋蔥的採收期,因為與還沒採收完的台中蔥重疊,市場存貨多,壓低早蔥的市場。這個說法似是而非,因為,恆春半島這一期的洋蔥在育苗栽種時,碰上連續大雨,蔥苗浸在水裡,奄奄一息,蔥農全部廢棄,重新栽種,在時間上已經延後,而且,台中蔥的數量不多,不足以影響供需。

第二個說法是,連續三年好價錢,許多非蔥農改種洋蔥,預估增加約三成。但是,屏東縣的增種面積也不過是從五百公頃增至六百公頃,影響不足以大到敗市。

實情應該是熟悉內情的蔥農民所控訴,是因為國內洋蔥四大盤商惡意操控,聯手貿易商,在國產洋蔥採收上市時,進口等級較差的便宜洋蔥進市場倒貨,壓低交易價格,打壞市場價,這才是癥結。

除了盤商之外,各地負責輔導農民,調控市場供需的農會沒有盡到責任,也是「共犯」,從農會的「進價及售價表」可以清楚看出農會趁火打劫的軌跡。

恆春鎮農會向蔥農收購的價格是大球洋蔥十五公斤裝一袋一百五十元,大盤商蔥農收購的價格是一袋一百三十元,兩者差價廿元由農糧署補助農會。因此農會緊盯著大盤商的一百三十元,兩者「均一價」,農會與收購的大盤商剝削心態無異,而不是照顧農民的農會。

事實上,恆春鎮農會以一百五十元的價格收購,在農會超市出售兩百卅元,轉手就賺一百元;零售則是一台斤賣十五元,進價則是一台斤六元,拆散來賣可以賣到三百七十五元,足足賺了兩倍多,其間幾乎沒有中間成本,應該將暴利回饋給農民提高收購價格。

結論是:恆春鎮農會太「蔥」明了!缺乏照顧農民的心,相較之下,一般認為滿州鄉農會在輔導農民、行銷市場與照顧農民,做得比較好。【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