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視角外的韓民族統一願夢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過去,從來不曾注意韓國民族獨立與統一問題。長期以來兩韓對立,美日及西方媒體對金氏父子的批鬥,對朝鮮的獨裁印象,不斷對美日的挑釁以及超乎異常的反西方『能量』,交織成了這個東三省旁東北亞國家的主要標誌。直到某次糊塗的參加了一個韓國旅遊團,跟了一群追劇大媽到了首爾南山公園,映入眼中的八個大字『國家安危,勞心焦思』,巨石刻著安重根的名字的時候,思緒才一下子澎湃起來。慢慢的查出了安重根的事跡、金九的故事、對軍艦島申遺的不滿、竹島或獨島的紛爭以及慰安婦的深沉悲痛;親自到上海淮海路看到韓國流亡政府遺址,以及一群群中老年韓國旅客撫摸著舊政權遺物的情緒,這些種種故事堆積了許久,才突然醒悟,韓民族的獨立與統一,在歷史長流裡的美日冷戰反共體系裡,以及美國西太平洋勢力圈圍堵之外,存不存在可以用較獨立的視角看待的可能性。換一個方式說,韓南北國、韓民族或韓半島的未來,有沒有不以美日角度為視角,純粹以韓民族與韓國國家的單一性對待的可能性呢?

直到本次冬奧,從電視畫面中見到朝鮮大隊人馬以及重要人物的參與,韓國超乎尋常的禮遇對待,萬千韓國民眾揮舞著白底深藍色的韓半島旗,呼喊吟唱著兩韓民眾都懂得的歌曲時,當我看到播報這段新聞的NHK與CNN記者一臉嚴肅慘澹的模樣,我突然明白了,這就是我一直尋找的畫面、事件,是一項不以美日視角出現的一項舉措,令我感到特別的部分有兩個,一就是兩韓民眾所表現的統一願夢,另一則是美日主流媒體(或許代表主流社會及政治意見),對這個現象所表現出的憂慮態度。

韓南北國的統一願夢,現在看來,夢的成分還是居多,根深蒂固的仇恨仍梗在兩韓人民心中。韓國為了迎接朝鮮大陣仗代表團所闢的碼頭旁,操著英語的韓國民眾,揮舞著英文書寫的反金正恩標語,用惡毒的字眼痛罵金正恩及他的代表;延坪島、黃海海戰的陣亡紀念碑,將士的屍骨應該也尚未寒透;金與正與文在寅握手交換禮物的時候,心中可曾想到數個月前脫逃成功,身中二十餘槍的朝鮮叛徒或脫北英雄。更為重要的是,標誌著兩種截然不同體制的經濟及政治制度,究竟有沒有可能在可見的未來走向整合一致的可能?統一願夢支持者總是說,未來的世代將有超凡智慧解決這一目前幾近無解的問題,但從他們眼中熱切光芒裡依然找不到實際的方案。更何況,在美日聯盟所創建的西太平洋安全保衛體系仍然是主流的時候。這整個體系如果有動搖的可能,或許是兩韓問題,甚或兩岸問題步入另一階段的時刻。【臺灣公論報】(衛芷言博士/高苑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