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德不卒的國民法官審判草案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國民法官審議圖(取自司法院網站)

司法院日前公布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設置「國民法官」並舉辦公聽會。依草案第三條規定由職業法官三人及國民法官六人組成法庭;後者由法院抽選年滿廿三歲,在轄區內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的候選人接受選任,且可辭退;依第十八條規定檢察官、被告與辯護人雙方得不具理由各自拒選四人。
然而,如果其餘國民法官於訴訟中仍有偏見或不適任時,當事人已無從拒選或要求重組,只能由法院個別解任;但因法官應保持中立,誰能認定誰已偏頗將有很大的困難。同時,草案將訴訟過程改由雙方當事人申辯,甚至證據需於準備程序提出;如此,恐會造成當事人更需專業化而武器不對等,沒錢聘請律師的被告,縱有公設辯護人扶助,但相對上仍屬不利的地位。
至於罪責決定的「終局評議」,草案第八十三條規定由職業法官跟國民法官一起參與,需有雙方在內達三分之二多數決,但至少有職業法官ㄧ票。亦即國民法官縱然意見一致,沒有職業法官一票,仍然無法「定罪」或「無罪」;與美國陪審制大不相同。與第八條原則性規定,國民法官之職權與法官相同,並不盡然;表面上,事實認定、法律適用及科刑是由國民法官和職業法官共同表決。但卻規定證據調查與判斷、程序裁定、法令解釋都專屬職業法官合議;且第六十九條強制國民法官不得在場,顯然為德不卒,基本上還是質疑人民介入的適當性。
其次,第五條限縮適用範圍在重罪,定義有三,一是「最輕本刑七年以上」,一是「故意犯罪因而致人於死」,以及準備程序終結前,法院認為應變更罪名而行國民參審。但第六條並未給予雙方當事人合意放棄採用之自由,而均由法院依聲請裁定!但既已進入訴訟程序,「法庭直播」都已送出,法院裁定似已無濟於事!
司法院建構的國民法官人選,第十四條對雙方當事人「特定關係」者、「特定職業」如機關首長、民意代表、黨工;及身為司法人員的法官、檢察官、律師、司法警察不得被選任。但難理解的是,竟然法律科目老師也排除於外,似乎擔心受到專業挑戰!然而如果候選的國民法官缺乏法律訓練、法律學分教育,如何期待法律素人協助提升判決品質呢?
參與審判是一門專業,法院判決可以多元評價,但是刑事訴訟程序的無罪推定、落實交互詰問等程序正義,是不容忽視的!我國既然要採取「平民參審制」,讓民眾的社會價值和情感融入司法程序,意使法律制度民主化;但因法律專業不足,極有可能變成職業法官強力主導,加上國民法官不懂證據法則,易於感情用事,極有可能違背參審制度的真意。
特別是規定「準備程序得以受命法官一人行之,國民法官則無須到庭」;令人擔憂準備程序具有關鍵影響,國民法官無法參與,如何充分瞭解卷証!其次,草案第廿九條將國民法官與備位法官一次編定序號也不恰當!因為備位者可能自知未能參與評決而意興闌珊!
據司法院統計,全國刑庭法官平均每月承審六十一件,民庭法官六十六件,另外還有大量的裁定案。其間必須詳閱卷證、開庭審理、撰寫裁判書類,負荷超重。如果再推行國民參審制度,恐怕大大偏離了「速審速結」,遲來的正義能獲人民認同嗎?台灣地狹人稠,人情濃厚,選舉影響甚深,是否具備實施平民參審制的環境呢?【臺灣公論報 吳威志/國立雲林科大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全世界約有八十個國家有國民參與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