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人才的美麗與哀愁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台灣人才吹南風,楊金龍出任央行總裁,讓恆春人的「順口溜」又多了一顆鑽石:「總統蔡英文是恆春人,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是恆春人,屏東縣長潘孟安更是道地恆春人。」

蔡總統與楊總裁,一個是靠選舉,一個是靠專業;一個是管人的最高領袖,一個是管錢的最大掌櫃;一個是國家領導,一個位極人臣。這一條鞭下來,恆春人是出頭天?還是「高興一天」繼續看天吃飯?

恆春人一直想搭上「權貴」的便車,是希望借助國家級的領導人,協助恆春人脫離公共政策的苦海。因為一個小小的恆春半島,被政府塞了一座核三廠,一個兩軍鎮日廝殺的三軍聯訓基地,一個與民爭地嚴重衝突的墾丁國家公園,一個供應屏東縣半壁江山自來水,而每到颱風就大量洩洪「助淹」的牡丹水庫,還有國家級飛彈武器研發與試射的中科院九鵬基地。全台灣的公害建設集中於一地,沒有比恆春半島更嚴重的。全台灣,甚至全世界,都找不到像恆春半島如此集眾公害建設之大成的「示範區」。

要解決這「三害」、「四害」甚至「五害」,光靠恆春人吵吵鬧鬧,是成不了氣候的,一定要讓心有戚戚焉的領導人,由上而下逐一推出解套方案。

然而,被宣稱是恆春人的蔡總統,因為他從沒在楓港住過,不知道楓港與恆春實為一體的密切關係,她的認同僅止於她父親蔡傑生的出生地楓港,無法及於恆春。

而楊金龍,謹言慎行,嚴守分際,非關他的業務,斷不可能過問。而央行副總裁的身份,又必須與外界近乎隔絕,所有應酬得免。所以,恆春有個旅北同鄉會得知傑出鄉親擔任央行副總裁,多次邀請出席同鄉會活動,均吃了閉門羹。

恆春人才輩出,卻是美麗的神話與哀愁的懸念。【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